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小姑姑 > 001
    《小姑姑》

    文/錦橙

    晉江獨家發表。

    【001】

    八月末,氣溫閑適舒服。

    報道日臨近截止,誠南的學生們依舊不死心的駐守在校門口,三五成群,校服敞開,吊兒郎當的模樣。

    誠南本來是私立男子學校,直到這學期才改成混合高中。

    他們陽盛陰衰慣了,如今一聽會有妹子過來,個個和打了雞血一樣,七天內時刻堅守前線,只為第一時間目睹雌性真容,可惜的是,目前為止連女孩的頭發絲都沒見到一根。

    八點,長久飄散在半空中的烏云開始散去,晨光穿透云層,絲絲縷縷落入大地。

    一輛黑色轎車駛在路邊停下,后車門打開,邁下雙修長的腿。

    路邊或站或蹲的男同學全身一顫,兩眼放光激動瞥過,見是男人的球鞋后,便興致缺缺收了視線。

    “韓厲,你小姑姑人生地不熟的,在學校你可要好好照顧。”

    車內女性的聲線柔和,帶著不容抗拒的命令。

    “知道了。”韓厲不耐,敷衍性回了一句。

    他身高腿長,半依著車門,長臂懶散搭在車頂,垂眸催促:“下車,等我抱你啊?”

    “韓厲!”韓母呵斥,“不準這樣和你小姑姑說話。”

    “……”

    操。

    韓厲翻了個白眼,打開后備箱把里面沉甸甸的行李箱拿了下來。

    “快點。”他又朝里面催了聲。

    車內的女孩總算背好了書包,著急忙慌從里頭鉆了出來,動作慌亂,不慎絆了下腳,好半天才穩住身形,呆頭呆腦的模樣,快讓韓厲的白眼翻上天。

    凌城昨夜才經歷過一場強降雨,腳下泥土松軟,空氣中混著青草香氣。

    云知白嫩的十指緊緊扯拽著粉紅色的肩帶,杏兒眼好奇小心的打量著四周。

    高樓林立,街景繁華,誠南私立高中幾個字燙了金,恢弘大氣。

    校門口的兩人格外矚目,很快吸引了他人注意。

    “那他媽是東校區的韓厲吧?”

    “操,真的是他!”

    韓厲個頭高,長得帥,貼在額頭上的創可貼還沒有撕下,一雙不羈的桃花眼,很是顯眼好認。

    “他旁邊誰啊?他馬子?”

    一群人很快發現了跟在韓厲身旁的云知。

    陽光明晃柔和,勾勒她身形纖細,襯衫扣子扣得一絲不茍,黑發乖巧貼在胸前,露出的臉蛋白又小,一雙眼很大,黑白分明,泛著瑩瑩水光。

    看著就乖。

    有人嗤了聲:“韓厲,你喜歡這款啊?”

    韓厲朝后望了眼,見車影遠去,他毫不猶豫高罵回去:“關你們屁事,給老子滾!”

    “嘖!韓厲不愛大.奶愛萌妹,可以啊你。”

    一群人又笑了幾聲,拍拍屁股滾回了校區。

    云知仰頭看了看他側臉,小手輕輕拉了下韓厲袖子,“韓厲,不要說臟話。”

    她聲線溫軟,帶著幾分微脫的鄉音。

    韓厲擰眉,把箱子丟到了云知跟前,雙手插兜,冷生生開口:“你自己回公寓吧,就街對面那座小區,放下東西再來學校報道。”

    云知眨了下眼,很是不安的:“那、那你呢?”

    面對著小姑娘無措的視線,他只說了一個字:“忙。”完事轉身離開,三兩步便消失在了云知視野內。

    云知呆立了片刻,彎腰拎起行李箱向馬路對面走去。

    她走走停停,一雙眼始終沒有停止過打量。

    城市里的景色和山里完全不同,繁華陌生,單是接踵而來的車輛就讓云知一陣心驚肉跳。

    云知剛過17,從小生活在大山深處的一座和尚廟里,廟很破,只有她和師父兩個人經營,說是經營其實也沒賺過多少香火錢,她能活這么大全靠山下村民救濟。

    撿她回來的師父說:她那時不過滿月,本想著給對面尼姑庵照顧,結果尼姑庵也窮,沒人愿意再多一張嘴;師父又連夜下山找村民,想尋尋是誰家丟了孩子,村子小,多是留守的孤寡老人,養不起小孩,也都一一拒絕了。

    老人家又想去鎮上找警察,然而大山封閉,山路艱險,他一個腿腳不好的老和尚哪是那么容易走過去,最終師父把她留在了廟里,取名云知,寓意為只有云知道她的來處。

    按照韓厲指定的路線,云知找到了街對面的學生公寓樓。

    公寓樓共十層高,四周環著花園樹木,清湖綠景,街道也是縱橫交錯,迷迭復雜。

    她空出只手從口袋里掏出小紙條。

    ——學生公寓樓A區1棟602。

    就在前面。

    云知拖著大包小包到了門口,拉了拉門把,紋絲未動,她怔了片刻,咬緊牙關使了七成力氣,依舊沒開。

    這城里的門這么牢實嗎?

    恍惚中,一雙手從后伸來。

    那手非常賞心悅目,骨肉均稱,指骨分明,看著素凈又有力,他手上黑色的磁卡貼著上面一刷,門開了。

    云知愣愣抬起了頭。

    少年很高,比絕大部分同齡人都高。

    一身黑色運動服,雙腿修長,脊梁筆直,他雙手插著兜,背影散漫。路過云知身側時,還飄來一股好聞的青木香。

    云知從小生活在山里,山里的男孩黝黑黝黑,哪有他這么白凈好看,當下目光隨他而去,出神良久。

    少年已進了電梯,眼看門要并攏,云知像個小尾巴一樣鉆了進去。

    狹小的空間內,他按了樓層便靜立在角落。

    云知小心瞄了眼,和她一樣是六樓。

    幽閉的環境中,那股青木香更濃,惹云知不由去抬眸打量。

    這一看,云知就有些移不開眼了。

    站在她身側的少年側顏帶傷,仍不掩俊朗,碎發下兩條濃眉,眼窩深,眼皮子懶散散耷拉著,睫毛不算卷翹,可又長又濃,正半遮著雙黝黑的瞳眸。

    他抿著唇,一臉難擋的戾氣。

    云知的眼神太過熾熱,到了讓人無法忽視的地步,一直緘默的少年抬眼,視線直勾勾落了過來。

    擰眉,眼睛一眨不眨。

    被抓包的云知羞赧,迅速低頭看著腳尖。

    她耳朵尖已經紅透了,那抹紅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至臉頰,長頸。

    身旁傳來聲輕哼,感覺那雙眼不在她身上后,云知狂跳的心臟逐漸平穩。

    叮。

    六樓到了。

    云知抓著東西搶先一步沖出電梯。

    路星鳴被用力一撞,往后退了一小步,肩膀不甚磕上電梯門,好巧不巧撞上尚未痊愈傷口。

    路星鳴悶哼聲,暗罵聲韓厲牲口。

    同時,有東西從她腦袋頂脫離,直直墜落到他腳邊,路星鳴駐了足。

    云知慌忙停下,靜了幾秒朝腦袋瓜子上一摸,神情滯住。

    她僵硬扭頭。

    身后,路星鳴正盯著腳邊的黑毛一臉深沉。

    她心里一跳,忘了反應。

    沉默些許,路星鳴彎腰撿起假發,盯著看了會兒后,眼神緩緩移動到云知身上。

    他表情難測,但云知知道他心里一定是暗暗取笑的。

    云知鼻尖泛紅,咬咬唇,聲音小小的:“施、施主,你能把假發還給我嗎?”

    路星鳴瞇了下眼,眸光開始轉動,修長指尖輕輕擺弄著那頂假發,灼灼視線停留在她亮到反光的腦門上。

    路星鳴微晃了下手腕,假發隨著動作向兩邊輕晃,他抬起,少年音沙啞:“你的?”

    云知摸了摸小光頭,慢吞吞說:“除了我,還能是誰的嗎……”

    “嘖。”他沒再細思,長手一揮,隨意把假發丟了過來。

    接住假發的云知松了口氣,匆匆把假發套好,也沒在乎歪沒歪,拎著東西一溜煙跑到了602門前。

    最后小心瞟了眼路星鳴,從粉紅色的小包包里翻出房卡,學著路星鳴的操作對著刷了下,沒有反應。

    路星鳴到了對面,開門,頭也未回,只留下輕飄飄兩字:

    “反了。”

    云知窘迫,翻了個面刷卡進屋。

    作為貴族學校的學生公寓樓,裝修方面自然是沒得說的,客廳敞亮,家具一應俱全。

    云知無暇欣賞,扯下假發,軟坐在沙發上發呆。

    她自幼生活在和尚廟,有記憶便隨著師父入了佛,從那會兒起頭發就沒長出來過。

    直到一個月前,韓家過來接人,云知被迫還俗。

    師父覺著女孩子光著腦袋會被城里人欺負,也不好看,于是送她到鎮子時順便買了頂仿真假發。

    這頂假發花了他小半年的存款,云知很感動,就是不太結實,老掉。

    那人肯定會取笑她的小光頭的。

    云知捂著腦袋,深深郁卒了。

    隔壁。

    路星鳴脫去上衣,赤著上身從冰箱抄出瓶冰水,仰頭猛灌幾口后,把自己甩到了沙發上,雙腿癱開,大大咧咧坐著。

    他拿起手機,編輯朋友圈發送。

    [路星鳴:今天見了個小光頭,女的,和小電燈泡一樣。]

    下面很快有了回復。

    [小弟A:有圖嗎?給我們見識見識啊。]

    [小弟B:老大你出院了?]

    [小弟C:老大我和你說,韓厲那龜孫帶來個妹子!長得真他媽萌!]

    [小弟D:是啊,老大你不能輸啊,啥時候給我們帶來個妹子?]

    路星鳴瞄了眼,冷哼聲回復:[滾。]

    韓厲帶不帶妹子,和他有個雞毛關系。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