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女主不上當 > 第 5 章
    快到家的時候,嚴管家那邊發來消息。

    六號家里布置完畢,監控已經直接投到白綺的手機上。

    白綺打開屏幕畫面,各個角度切換毫無死角,顯示度也清晰無比。

    這會兒六號還沒有回家,裝潢講究黃金地段的單身公寓顯得有些空曠。

    江城寸土寸金,這個地段的公寓每個月光租金都是好幾萬,六號一個破落戶成天又好吃懶做不上班。

    住得起這種地方,自然是原主那傻貨還有朱云飛的支持。

    隨后關于六號回國后的調查也發倒了白綺的手機上。

    對方開始表現積極是兩個月前,對方那時候突然去醫院做了次全身檢查,狀況奇佳。

    在那之后對方一度打算做生意,什么做微商,開美容院,注冊品牌,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的折騰了好些天。

    只不過三分鐘熱度后,大部分因為經營怠惰也無疾而終,只有開的那個美容院,完全甩給了專門請來的人打理。

    除了自己定期送成分不明的化妝水過去和每個月收錢外,一概不管。

    但不管怎么說,那美容院倉猝營業,且收費與規模和專業性完全不對等,兩個月以來居然通過口口相傳生意不錯。

    但饒是這樣,六號也依舊沒怎么放在心上,每月的營業額在普通人眼里算多,但以六號的奢侈最多夠買幾個包。

    白綺冷笑一聲,其實以六號的機緣,即便那靈泉是得捂進棺材里的秘密,需得小心藏著掩著。

    但只要有足夠的耐心,絕對可以憑借它東山再起。

    只不過那家伙以前是豪門千金,又一貫眼高手低。創業一開始的辛苦和微末的回報又怎會放在眼里?

    六號真的喜歡157嗎?恐怕不見得。

    高中還沒破產的時候,對朱云飛可是不掩輕視的,但又極力撮合原主和157。

    無非是對于原主的自甘墮落樂見其成。

    但一朝家逢突變,對于六號來說,157卻是她能夠重歸頂級圈子的最短捷徑。

    只要白綺一死,操作得當的話六號便可以繼承白綺的一切,這當然比辛辛苦苦自己創業簡單多了。

    然后再利用金手指四處交好權貴,哪怕明白人對于她的立場不屑,但也絕對不妨礙她重新站穩腳跟。

    現在問題就是,兩個賤人是以什么辦法,對她的死亡完全不沾嫌疑的。

    系統忍不住提示道【宿主,我想說有很多執行者都會走進一個誤區。】

    【那就是執行者通常與原主行事風格迥異,雖然原本的劇情有著強大的慣性,但太過偏差仍會有發生改變的可能。】

    【如果你一直表現得強勢,或許過程不會按照原本路線發展。】

    白綺明白系統的意思,滿不在乎的笑了笑:“得多沒用才全指望劇情辦事?你們之前不是說過,后面的世界很可能信息不全嗎?那么按部就班的混能走多遠?”

    “即便發展不如人意,無非是后續劇情無法參照而已,可我想知道的事,從來不指望從天上掉下來。”

    白綺又接著道:“系統,一個人死亡后,首先得注意的三大要素是什么?”

    【時間,地點,死亡原因——】說完系統就沉默了,不得不驚嘆于這次的宿主的聰明。

    不管現狀迷霧重重,只要抓住關鍵,再將能收攬的線攥在手里,總能摸到答案。

    下車后白綺給何嘉奈發了條信息報平安,果然那家伙順勢又和她聊了起來。

    白綺有一搭沒一搭的應付著,進門便看見煥然一新的別墅,除此之外,嚴叔還留了兩個傭人在這里。

    白綺自然是不會做家務的,將外套遞給迎過來的傭人后便上了樓。

    便看見157在臥室里等著她。

    見她回來后,皺眉道:“怎么現在才回來,都幾點了?天都黑透了還在外面浪蕩,你要學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嗎?”

    白綺漫不經心道:“我這個點都算不三不四,那你是不是該浸豬籠了?”

    朱云飛一驚,做賊心虛的懷疑白綺是不是發現什么端倪了。

    但見她臉上沒有傷心質問的痕跡,便知道自己想多了,卻也轉移話題道:“喏!按你的吩咐,我已經把媽和云美安置在外面了,還交代她們在你沒有消氣之前絕對不能過來打擾你。”

    “這下你滿意了吧?”157拼命將這事利益最大化:“老實說我媽是不對,可我做兒子的,把一把年紀的母親趕出家門,我這心里實在是——我都覺得自己不配做人了。”

    “這可都是為了遷就你,再大的氣也該消了吧?”

    白綺一貫受不了自己為她做出的妥協和犧牲,雖然今天鬧急眼了,不過到這份上,應該心里已經是愧疚和感動了。

    朱云飛得意于自己對白綺的了解,低頭看她的反應。

    結果就看到她連聽都沒聽自己的話,低頭對著手機不知道和誰聊得正歡。

    平素哪兒被這么無視過得朱云飛立馬怒了,三作兩步走過去,搶過白綺的手機,看了眼上面的內容。

    聊天對象的頭像是個大帥哥,看著年輕又陽光,還有一股他這種出身的人培養不出來的貴氣和肆意。

    聊天內容倒是沒什么出格的,但全是那家伙的噓寒問暖。對方言辭幽默,把白綺逗得明顯比平時面對異性熱情得多。

    朱云飛見狀怒火中燒,指著聊天頭像道:“他是誰?你今晚回來晚了就是跟他在一起的?”

    白綺做一臉茫然狀:“何家的弟弟啊,你應該認識吧?晚上出醫院正好碰見他,就一起吃頓飯了。”

    “你跟他什么關系啊就隨便跟人吃飯?”朱云飛氣得眼睛都紅了。

    何嘉奈他當然認識,上流社會男人圈子里但凡關注點八卦的誰不知道他的大名?

    那可是讓所有男人看到對方和自己老婆女友多說了句話都渾身警惕的人物,如果不是何家的家世擺在那兒,早被打死了。

    朱云飛指著白綺的手都在抖,但見她一臉無知的樣子,也明白她成天不怎么接觸人,自然不知道何嘉奈的德行。

    只得咬牙道:“以后離那家伙遠點,他不是好人。”

    這時候手機又發來消息提示——

    【姐姐,聽說你做菜好吃,什么時候就在家里請我一頓啊?】

    朱云飛作為男人一聽就知道對方的打算,頓時火冒三丈的回復他【不好意思,她沒空。】

    另一半洗完澡穿著浴袍邊擦著頭發的何嘉奈見狀挑了挑眉,眼神里多了一絲興味——

    【你是——?】

    【我是她丈夫,大半夜的你和一個有夫之婦聊這么久合適嗎?我不希望我妻子跟你有太多交集,你什么人我清楚,何先生。】

    何嘉奈臉上興奮掩不住,口氣卻要多白蓮有多白蓮——

    【你是白姐夫吧?我想你誤會了,我是真心把姐姐當自己的親姐姐看待的。可能你不知道,小時候我們關系很好的,有次我差點走丟,是姐姐找到了我。】

    【這件事姐姐難道沒跟你說過嗎?我姐姐那個人我最清楚,即便您對我不放心,也不能不相信我姐姐吧?】

    【何家和白家一直以來合作默契,關系良好,姐夫開口就要我以后回避,我想我不可能做到呢。】

    屁,你清楚誰老婆呢?

    朱云飛從來沒跟一個男人聊天被噎得翻白眼過。

    你找不出對方一句出格之處,讓外人看還是自己咄咄逼人,那邊不斷謙讓,可表達的意思句句戳人肺管子上。

    朱云飛氣急干脆把對方拉黑刪除一條龍,那邊何嘉奈見信息發不出去也不著急。

    慢悠悠的拋著手機,喃喃低語道:“呵!姐夫~~”

    朱云飛清理掉何嘉奈的痕跡才把手機還給白綺道:“睡覺了。”

    白綺淡定的接過手機,仿佛剛才那一幕不存在過。

    若無其事的開口道:“哦,那你出去吧。”

    “什么?”正準備脫衣服的朱云飛以為自己聽錯了。

    白綺又道:“難得換了新床單,我不想這上面粘了你的窮酸味。”

    “你,你說什么?”若說剛剛何嘉奈的挑釁只是讓朱云飛光火,現在白綺的話便是觸及到他最敏感的神經了。

    他不明白這家伙為什么短短時間臉色瞬息萬變,一會兒是他熟悉的那個妻子,一會兒又仿佛徹底變了個人。

    以白綺對別人自尊的小心,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的。

    可眼前這個女人卻一臉不耐煩道:“你只會說這一句話嗎?”

    “一臉被雷劈的狍子一樣的表情,聽不懂人話一樣反復確認,你在公司跟我爸說話也是這樣的?”

    說著她嗤笑一聲:“也難怪,進去三年還沒摸到一個重要項目。”

    朱云飛臉色漲得通紅,胸腔劇烈起伏:“白綺,你說什么?你真的知道自己現在在干什么嗎?”

    白綺聳聳肩:“這哪兒是我說的話?這不是你媽一直以來在我面前念叨的嗎?說我千金小姐瞧不起人,說話不經腦子,在家里老是一幅高高在上的樣子,生怕別人不知道丈夫靠著我吃飯一樣。”

    “你媽說的時候也沒見你覺得不對啊?這會兒在驚訝什么?”

    作為一個深諳情感控制之道的男人,朱云飛當然經常放任老娘打壓白綺,以前的任其發展,沒料會有一天全面爆發,結果砸到自己的腳。

    朱云飛想跟白綺大吼理論,卻見她已經撥通了岳父的電話,漫不經心的看了自己一眼:“我要跟我爸打電話了,你還不出去嗎?”

    夫妻倆在臥室里當然不用顧忌,可朱云飛生平最忌憚的人就是岳父,生怕自己對白綺動手會被那邊聽到。

    于是只得悻悻的出去,臨走前還聽白綺提醒道:“別忘了噴點空氣清新劑,我老覺得有股大蒜味。”

    “你——”

    那邊電話已經接通,岳父的聲音傳過來,朱云飛只得屈辱的翻出清洗劑,草草的四處噴了一下出門。

    出了臥室他并沒有往書房或者客放去講究一晚,而是直接開車離開了別墅。

    白綺從窗戶看著對方驅車離開,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他去哪兒。

    157雖然慣會打壓原主,但不管怎么貶低控制,他心里是明白自己的今天全靠白綺的,無論在白綺這里得到多少打壓的快感,第二天面對白爹,照樣得面對現實。

    但孟圓就不一樣了,想這個豪門千金以前對自己是多不屑一顧?

    現在卻對自己小意討好,予取予求,極大的滿足了朱云飛病態的自尊心。

    這會兒在白綺這里受的屈辱,自然得在孟圓那里找補回來。

    果然半個小時后,白綺就從監控里看到狗男女見面就滾在了一起,嗤笑的按下錄屏鍵把手機扔一邊不再理會。

    來到衛生間打算洗澡的白綺,卸妝的時候發現化妝棉上的污垢格外明顯。

    卸干凈妝容,便發現果然皮膚狀態好了很多,雖然不至于趕上自己的狀態,但卻比剛來那會兒好多了。

    僅僅是稀釋百倍便有這種效果,不愧是仙家之物。

    第二天被滋養得紅光滿面的六號給白綺送水過來,用了一個漂亮的玻璃瓶子。

    臉色心疼難掩的遞給她:“這可是從我這個月的份里勻出來的,你珍惜著點。”

    白綺接過瓶子,漫不經心的扔一邊,六號見狀差點撲上去接住,好在那邊有張毯子,瓶子沒事。

    孟圓生氣道:“不都說了讓你小心點,有沒有把我的話當回事?”

    白綺吃著早餐沒多理會她,早上通過監控,白綺已經親眼看到這家伙怎么把水取出來的了。

    就在朱云飛從公寓離開上班后,這家伙在房間里憑空消失,再出現的時候手里就多了一壺水了。

    六號當然舍不得把全部都給自己,只在普通的純凈水里面滴了一滴,而且因為意難平,還往瓶里吐了口水。

    白綺自然不會碰這玩意兒,在六號出門之后,就讓人去六號家直接把剩下那壺偷走了。

    當然為免在白綺決定攤牌前引起懷疑,她讓人只取一半,再倒了半壺純凈水進去,一半的純度憑六號自身奢侈的用量還察覺不出來。

    白綺要的根本就不是六號這摳門的仨瓜倆棗,即便她一時沒法得到靈泉,她也會讓那玩意兒任自己予取予求。

    孟圓見她興致缺缺,想著昨晚朱云飛生氣到甩袖子出門,丟她一個人在冰冷的別墅里獨守空房,卻在和自己翻云覆雨,便以為白綺打不起精神是因為這事,心中不免快意。

    于是裝模作樣道:“你這兩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和朱云飛吵架了?我都說了讓你多出來玩玩了,別太把重心放在他身上。”

    白綺笑了笑道:“別光說我,你呢?回來也這么久了,既然沒打算上班,那也別就這么混著。”

    “你就這么混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你家里也沒辦法給你支持。”

    “你——”孟圓被戳到痛腳,臉色驟變。

    白綺卻跟沒看見似的:“不管怎么樣總得為以后打算,你現在還年輕漂亮,既然不想上班的話就找個男人吧。”

    “昨天我問了一下,我爸說公司新來的一批年輕人有幾個不錯,如果你有意向的話,我可以介紹一下。”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孟圓笑得有些難看。

    能進入白父最近著手的項目的年輕人,自然是年輕有為的,放在普通人眼里絕對是難得的青年才俊。

    可在孟圓眼里依舊只是普通的打工仔而已,她從未真正正視自己已經不是豪門千金的事實,只覺得白綺是在羞辱她。

    白綺搖搖頭道:“知道你眼光高,但你也得現實點,我倒是想介紹更不錯的人給你。”

    “哦對了,先前你不是讓我替你介紹鐘家的少爺嗎?當時你們交換了電話,事后沒多久是不是無疾而終?”

    “我爸過后還說我來著,讓我辦事別那么不過腦子,連累他親自跟鐘家的老爺子道了句惱。”

    “唉,確實這個圈子不是每家都像我家這么開明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姓鐘的也不好意思耽誤你是吧?”

    言外之意是一般六號這樣除了幾分姿色外一無所有的人,對方也不介意玩玩。

    一席話聽得孟圓幾欲翻臉,最后白綺又委婉的提了提之前借給她的錢——

    “你知道咱倆從來不分你我,你現在困難我也沒有催你的意思,只是昨天你也看見我爸有些惱我,就突然查我的賬,見我這幾個月支出有點大,就追問了。”

    孟圓生怕錢的事真正捅到白老爺子面前去,便連忙轉移話題后匆匆告辭。

    離開別墅的時候,孟圓回頭看著大門冷笑。

    “看不起我,你留都留不住的男人還不是狗一樣往我床上爬。”

    想著和朱云飛達成共識的事,孟圓眼里閃過扭曲的狠意:“你等著,很快你就是明白什么是打落牙齒活血吞。”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