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不準影響我學習! > 第一百零九章
    時亦醒過來的時候,屋里的光線依然暗得叫人分不清時間。

    不用睜開眼睛就知道有人在,林間就靠在他身邊,一只手握著他的手,有一頁沒一頁地看什么東西。

    紙張翻動的聲響,跟書頁合攏下來掃過的一點格外輕微的氣流。

    時亦在氣流里睜開眼睛。

    林間放下資料,轉過來摸摸他的額頭:“醒了?”

    睡過去之前的記憶不太完整,時亦愣了一會兒,點點頭。

    林間一只手撐在他身側,整個胸肩覆過來罩著他,視線俯下來落進他眼睛里。

    時亦仰躺著抬頭看他,本能覺得這種姿勢在記憶里其實挺叫人緊張,但又一點兒都緊張不起來。

    光線緊張不起來,攏著的氣息緊張不起來,腦子里時時刻刻緊繃著的弦好像暫時罷工了,身上連乏帶懶得只想跟床和被子天荒地老。

    林間摸摸他的額頭,笑了笑:“睡迷糊了時老師?”

    時亦搖了搖頭,剛要說話,林間已經挺順溜地繼續給他提醒:“你叫時亦,你十八了,在河高念書。我叫林間,是你的……”

    這個人存心卡在這兒不往下說,時亦看了他半天,跟著抬了下嘴角:“男朋友。”

    林間在他腦門上判了個對號,笑著親了他一口。

    暖洋洋的放松叫人分分鐘就能再睡著,時亦撐著胳膊坐起來,在晃晃悠悠掉下床之前被林間及時伸手撈住:“要什么?”

    “洗澡。”時亦想了想,“于老師的資料說……”

    “于老師的資料說得多了。”林間沒忍住樂了,抱著人放回被子里,“就記住這一個了啊?”

    時亦愣了幾秒鐘,聯想到林間同學剛才認認真真一頁一頁看的東西,忽然回過神,撲棱一下支起來想要往回拿。

    “小心,小心。”林間把東西還給他,“洗過澡了,還吹頭發了,我同桌可能睡得比較熟,沒想起來。”

    于老師給的資料竟然還是純英文的。

    他前幾頁還一個單詞一個單詞查,后來實在查不動了,就只能根據插圖跟部分看眼熟了的詞拼湊著瞎猜。

    確實是非常的具有……醫學性跟技術性。

    學霸的世界。

    林間感慨了半天,索性也跟著躺下來,把還有點兒沒緩過來的男朋友箍住:“睡一宿了,我嫌晃眼睛,沒拉窗簾。”

    時亦反應了一會兒他的話:“天亮了嗎?”

    “亮了。”林間回頭看了一眼從窗簾間隙鉆出來的亮光,在下床拉個窗簾跟抱著同桌再睡一會兒中間猶豫了幾秒,把小書呆子又往懷里藏了藏:“有事兒?”

    時亦搖搖頭。

    其實沒什么事,就是不習慣這么閑。

    連著軸轉的時候不覺得,好像本來就該是這樣,每個小時都有它清晰的用處,碎片時間最大化,時間表的安排精確到分鐘。

    忽然這么無所事事地躺著,反而有點兒不容易適應。

    林間抱了他一會兒,低頭親了親他的頭發:“我同桌辛苦了。”

    時亦怔了下:“不累。”

    “……”林間覺得他同桌這個時候對這句話的聯想可能有點兒破壞氣氛。

    尤其他還聽懂了。

    就更破壞氣氛。

    “對。”林間清了下嗓子,“對,畢竟科目一……”

    畢竟科目一,就是上了個教練車,該動的都沒動,油門剎車都在他腳底下。

    念頭又開始亂竄,林間自己都有點兒躺不住,清清嗓子沒再往下想駕照的事兒,把人往懷里揉了揉:“沒事兒了,再睡會兒。”

    聊天暫停的時間有點兒長,小書呆子眼皮已經耷拉下來了,枕著他的胳膊含混答應了一聲。

    林間本來還想問問他同桌渴不渴、餓了沒有,低頭看了一眼,還是跟著笑出來,也好好抱著人閉上了眼睛。

    期末考前的最后一個星期簡直過得飛快。

    林間跟同桌回學校的時候,還只是覺得班里緊張的氣氛有點兒濃,等一個星期快過到頭,身邊已經快被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氣氛徹底包圍了。

    有一個人擊筑,邊上都能有一圈人和而歌那種。

    “出什么事兒了。”

    他放下練習冊,順手揪住了晃晃悠悠往前飄的梁見:“考不好的要去填海嗎?”

    “沒這么慘,但也差不多了。”

    梁見奄奄一息,原地融化:“我媽看我這段時間用功學習,特別高興,在吃飯的時候跟所有人說我這次至少能前進一百名……”

    林間把他重新捏起來:“你不能當場有理有據地阻止你媽嗎?”

    梁見直接問他:“我是想去填海嗎?”

    “……”林間松開手,拍拍他的肩,把他放回了座位上。

    往年的期末考試不涉及分班,也不會這么冷酷地直接給家長拿短信發分數排名,所以他們班同學緊張歸緊張,但也是考試前臨時抱佛腳的正常狀態。

    不像這一次這么過于清晰地體驗到了《死神來了》的真人版。

    連猴子這種頑強扛住了轟轟烈烈補筆記浪潮的游戲重度發燒友,這幾天都沒再上線,拿出了嶄新的教科書。

    林間擱下筆,看了看講臺上認認真真給人講題的小書呆子,又翻了一頁練習冊。

    真說起來,其實他也緊張。

    腦子里的知識是能感覺到一天比一天多了的,但越是補到這個階段,就越能清晰地察覺到落下了多少。

    能意識到問題,能感覺到差距。

    沒有梁見他們那種半個月提一百名的樂觀,反而覺得哪兒都是沒復習到的細節,哪兒都掌握得不夠牢固。

    時老師在這件事上很篤定,告訴他一定來得及,他當然信。

    但也還是難免在這種大考面前有點兒摻了緊張忐忑興奮激動的……

    期待。

    想給時老師個驚喜的那種期待。

    想證明點什么,想回答點什么,想攥住伸過來的手發力往前跑的,不能辜負了時老師每天半夜都給他做夜宵的那種期待。

    ……

    為了保護無辜的班級同學,林間及時掐滅了跟好朋友們聊聊糖醋里脊的念頭,抓緊時間又過了一遍勾出來的重點。

    可能是因為時老師的夜宵做得實在太好吃,也可能是因為從一開始,時老師帶著他做的就是在掐表做卷子基礎上查漏補缺的復習模式。真到了期末考試的兩天,他反而沒太察覺出來緊張。

    甚至連這樣就考完了都沒反應過來。

    最后一科英語暫時還在冷宮里,他根據能看懂的詞匯盡力猜了三篇閱讀,最后檢查了一遍作文,剛好聽見收卷的鈴聲響起來。

    “間哥!”梁見已經比他落后了一個考場,太平洋落淚地撲過來,搖搖晃晃倒斃在他面前,“我要去填海了。”林間順手把人拎起來戳在地上:“你考的比上次還差?”

    “不知道啊!”梁見抱頭晃晃晃,“上次考完試我的所有印象,就是卷子紙質真好,印刷得真清楚,我抓鬮抓得真順。這次我滿腦子都是題干真長,題真難,我不會的真多……”

    “正常。”林間笑了笑,“我也是。”

    “真噠?”梁見淚眼模糊抬頭,仔細看了他半天,“呸!你這個大馬扁子!”

    這群人估計已經考得精神失常了。

    林間沒接著刺激他,把人隨手托付給同樣在緩慢融化的吳濤,三兩步上了樓,正好趕上男朋友背著書包一步三階地往下蹦。

    沒人的時候他同桌都挺不走尋常路,林間看著那個阻礙祖國的小樹苗成長的大書包,及時過去結結實實把人摟住,從他肩膀上把書包摘下來:“考得――”

    時老師沒給他慰問的機會:“怎么樣?”

    “……”

    林間張著嘴站了一會兒,被他們家同桌這個說話能省就省的方式逗得樂了半天:“不錯。”

    小書呆子的眼睛緊跟著亮起來。

    林間拎著書包,估算了一會兒在樓梯間親男朋友被攝像頭看見的幾率,挺遺憾地把人放回地上:“時老師有獎勵嗎?”

    “有。”時亦點點頭,“要什么?”

    林間想了一會兒,沒急著說,拎著書包陪他往樓下走:“先等等,出了分再說,省得回頭牛吹出去了人還在地上呢……”

    時亦笑了:“那也有。”

    林間愣了下,轉回來,看著時老師特別成熟地伸手在他頭上揉了揉:“走。”

    “去哪兒?”林間讓他領著往前走,有點兒好奇。

    “宿舍。”書總背著手,兩個臺階兩個臺階往下蹦,“給你偷貓。”

    ……

    林間一邊下樓,一邊給程航發了幾條消息。

    程醫生看著患者關于“感覺自己被包養了怎么辦”的咨詢,冷酷地沒回復,把人拖進黑名單放了五分鐘。

    回宿舍其實是確實有事兒。

    兩個人就沒在宿舍樓里住幾天,退宿只能以學期為單位退,雖然行李都搗騰出去得差不多了,也還得回去辦個手續。

    林間跟宿管簽字,余光瞄著小書呆子跟呵呵不知道用什么溝通方式在那兒好說好商量,把退宿單遞過去,正好看見宿管的退休條:“您也要退了?”

    “兒子在市里買的房子。”宿管在上頭蓋了個戳,“不管你們這群小兔崽子了,回家享福。”

    林間笑了:“給您添麻煩了。”

    “算你還有點兒良心。”宿管瞪他,“管你們一年,都得少活十年!”

    “長命百歲。”林間及時給他呸了一聲。

    宿管瞪了他半天,還是笑出來,用力拍了兩下他的肩膀。

    呵呵對這個暴風揉搓的兩腳獸還很警惕,被小書呆子握著前爪勸了半天,才冷漠地挪著屁股過來,吃了兩口他手里的罐頭。

    林間試著摸了兩下貓頭,及時在橘貓開啟嗜元獸天賦之前收了手。

    宿管準備交接工作光榮退休,沒工夫管這兩個小兔崽子,破例讓他們倆對著呵呵轉了一會兒,冷酷地拒絕了更欠揍的那個小兔崽子把貓抱回去幫忙照顧的得寸進尺的建議。

    “市里多遠啊。”

    林間扯著小書呆子熟練地在宿管的暴風怒吼里飛快撤離現場,挺惋惜:“呵呵肯定會想咱們倆。”

    “……”時亦看著他手背上的幾道血痕,猶豫了一會兒,配合著點點頭。

    林間回頭看了看,確認了宿管沒追上來,松了口氣帶著人放慢速度:“我剛來的時候……”

    “是宿管收留的。”時亦說。

    “這段說過了?”林間愣了下,仔細想了想,“你還記得啊?”

    “都記得。”時亦點點頭。

    林間愣了半天,怎么都壓不下去胸口沒完沒了往上涌的熱意,低頭笑了笑,握住他的手。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林女士最近對給兩個小朋友買衣服格外有興致,從衛衣到羽絨服完完整整備了好幾套。

    在學校畢竟不能太囂張,兩個人一般都串著顏色款式穿,時亦還在長身體,林女士給買的衣服稍微打出來了點兒富余量,能從袖口探出來小半截手掌。

    這條路上沒什么人,林間放開了握著他的手,揉在掌心搓了半天:“寒假有什么計劃沒有?”

    不用上課不用晚自習答疑,大部分人都不會在寒假的前四分之三時間里寫作業,時間空出來了一大段。

    時亦怔了怔,仔細想了一會兒:“多睡一個小時。”

    “……”林間胸口連酸帶軟地疼了下,笑笑:“放假,肯定睡到自然醒啊,有沒有別的?”

    時亦搖搖頭。

    小書呆子這么個活法兒,簡直比呵呵都好養。

    呵呵還知道不要貓窩專挑紙盒子呢。

    “總得有點兒別的追求啊。”

    林間捏了捏他的手,給他舉例:“散散心,去哪兒玩一圈,看個電影,去個游樂場啊,去超市買點兒喜歡的東西啊,一家人旅個游啊……”

    時亦側著臉,安安靜靜地聽著他說。

    林間自己盤算了半天,轉頭一看,泄了氣笑出來:“我同桌看起來對這些都沒興趣,但還是禮貌性的聽我嗶嗶。”

    “不是。”時亦說。

    “不是嗎?”林間屈指碰了下他的眼睛,“我覺得我同桌的眼睛是這么說的。”

    時亦眨了下眼睛,沒躲過他的手,被睫根泛開的酥麻癢意引著笑出來:“……要花錢。”

    “不怕,有些支出是必要的,尤其是調整生活質量的支出。”

    林間也笑了,一本正經給他講:“再說了,我們明明也能去溫老師家玩兒一圈,搶優惠券看個電影,去一趟公園那個開放的游樂場,去超市買點兒喜歡的衛生紙……”

    時亦本來還挺認真地聽著他說,聽到這兒才知道這個人居然又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笑出來就差點兒沒停住。

    “……一家人去隔壁小區旅個游。”林間堅持把最后一句說完,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是不是挺好?”

    小書呆子嘴角抬著,眼睛挺亮,在他手掌下頭點了點頭。

    林間笑起來:“不過有件事兒不能馬虎。”

    “什么?”時亦問。

    “過年。”林間一本正經,“我們一家頭一回一起過年,我決定在這件事上不征求我男朋友的意見,讓他入鄉隨個俗。”

    時亦幾乎忘了還有過年的事,愣了一陣,迎上林間的視線。

    林間看了他半天,樂了:“行不行啊?”

    “行。”時亦說,“要我――”

    “什么都不用干。”林間接住他的話頭,“咱們家過年一直都是我管,反正人少,用不著走親戚,一般直接挑一個地方順便旅游。”

    林間補充:“不是隔壁小區那種。”

    時亦被他逗得跟著笑了,想起林間和林阿姨為什么要在過年的時候旅游,胸口又跟著扯得疼了疼。

    “沒事兒啊。”林間看出他的神色,胡嚕胡嚕他的腦袋,“旅游還省事兒呢,比如去個放煙花的地方,還省一份兒買爆竹的錢……”

    還能不被找到。

    年關是高利貸們活動最積極的時候,混混鬧事、打牌喝酒喝成打群架的事兒就停不下來。

    在這個城市角落里藏著的、平時好像不那么起眼的那些存在,都會在某種可能逃不開的慣性里,一年一度地逼到明面上。

    索性眼不見心不煩。

    林間跟林女士早習慣了這個規律,不想叫他同桌多想,飛快揉亂了時亦的頭發:“抓緊時間吧時老師,說不定回頭林女士就不跟咱們倆玩兒了。”

    他同桌的重點特別好帶偏,一拐就走,按著腦袋抬頭:“有進展了嗎?”

    “進展特別大。”林間清清嗓子,挺嚴肅,“要是沒意外,明年可能就得咱們倆孤零零過年了。”

    小書呆子看起來就一點兒都沒因為只能兩個人過年失落,湛黑的眼睛圓溜溜睜著,認認真真在他眼睛里找著了確認的笑意,嘴角跟著壓都壓不住地揚起格外好看的弧度。

    林間心情也好,跟他揚了揚眉峰,一塊兒笑出來:“我準備利用送音箱的機會過去實地考察一下,時老師一塊兒行動嗎?”

    時老師不光一塊兒行動,還特地跑回家拿了好幾張重金屬搖滾的原版CD。

    林間看著他踩著椅子從書架一排書后頭攔出的空檔里往外掏,都有點兒沒反應過來:“書總的東西藏得都這么隱蔽嗎?”

    書總挺成熟地點點頭,跳下椅子把CD塞進書包里,拍了拍林間小同學的肩膀。

    林間小同學忍不住,跟著他一邊走一邊問:“所以咱們家會不會哪個角落還藏著給我的禮物……”

    他就是隨口一問逗他同桌玩兒,看著小書呆子左腳絆右腳差點兒摔在門口,及時撲過去把人接住:“我靠?”

    時亦耳朵有點兒紅,掛在他胳膊上搖頭:“沒有。”

    “真沒有?”林間攥攥手腕,環視一圈,“我忽然覺得咱們家需要大掃除了時老師,主要是各種角落的灰有點兒多,得清理一下,我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那種……”

    時老師滾燙地嚴嚴實實捂著他的嘴,拖著他一塊兒出了家門。

    音箱放在火鍋店,林間叫了輛車,直接連人帶車拉到了林女士咖啡店的門口。

    開在大學里的咖啡店,臨近期末,店面里有不少點了杯奶茶或者咖啡蹭wifi復習的學生。

    店面收拾得格外干凈整潔,裝修一看就是清新淡雅的格調,桌上有水栽的綠蘿,臨時上崗的兩個小音箱放著舒緩柔和的輕音樂。

    林間掃了一圈,及時把小書呆子拉到角落里商量:“重金屬是不是不太合適?”

    時亦探頭看了看,縮回來點點頭。

    “禮物可以送。”林間壓低聲音,“我給林女士租的房子就在學校里,家屬樓。咱們得想辦法勸說林女士把CD送回家,不然林女士一定會把我送回家……”

    時亦忍不住笑了,把不適合現在就送出去的CD重新藏起來:“先攢著。”

    林間剛發現男朋友這個看見什么好就買回來、攢著一塊兒當禮物送的習慣,越想越覺得胸口實在軟的不行,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臉:“小倉鼠。”

    時亦:“……”

    早晚林間同學會徹底弄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個外號。

    林間同學顯然沒覺得這是個問題,探頭探腦地等著林女士發現,就大大方方過去,給林女士介紹了家里的小朋友新改裝好的音箱。

    咖啡店里遠比藏在小巷子里的火鍋店舒服得多,單從寬敞明亮來說,就叫人心情也跟著舒暢不少。

    時亦本能地想幫忙,被林女士笑吟吟按到座位上,摸摸腦袋,往手里塞了杯熱騰騰的關東煮。

    林間幫林女士走線安音箱,趁著男朋友怔神的功夫,從簽子上飛快搶走了一顆牛肉丸。

    時亦在桌子前頭端端正正坐著,自己跟自己燙著偷偷高興了一會兒,低頭咬了一口浸透了湯汁的蘿卜。

    沒什么急著回去的事,兩個人安好了音箱,湊在一塊兒吃完了關東煮,在店里陪著林女士待了半天。

    還特意戴上眼鏡隱蔽起來,假裝成普通同學嚴格審察了下課過來給林女士送飯的考察對象。

    格外老實的中年老師,人挺端正,高高瘦瘦戴著眼鏡,胳膊肘夾著教案。

    看著脾氣就好,這一會兒就有好幾個路過的同學打招呼,也都和氣地扶著眼鏡回應。

    拎著飯盒給林女士,還給買了份包裝挺精致的點心,藏在背后支支吾吾地不好意思給,被林女士笑著打趣兩句話,整個人就局促得站著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

    “挺老實的。”

    林間坐直,從雜志的上沿不著痕跡地監視目標人物:“就是話太少了,嘴有點兒笨。”

    時亦端著杯子,沒忍住咳嗽了兩聲。

    林間飛快給同桌順了順胸口:“嗆著了?”

    “……沒有。”時亦喝了口咖啡,“話少……很好。”

    畢竟話多了的話,到時候一家人在一塊兒,很可能像是在說群口相聲。

    他都不一定捧哏得過來。

    林間沒有體會到同桌的擔憂,嚴密監視著目標人物出了咖啡店,才終于滿意地帶著時老師撤退:“看起來一點兒都不能打,給林女士配個炒勺武力值都超了。”他這個評價標準有點兒過于簡單粗暴,時亦愣了一會兒,忍不住笑出來。

    “真的。”林間攬著他的肩膀拍了兩下,“跟我同桌不一樣,這是真不能打。”

    時亦笑了:“放心了嗎?”

    “放心,反正林女士也有數。”林間沿著甬道往前走,看了一圈四周的環境,“地方也挺好,本地大學比不了N大,但素質安全都肯定有保證。”

    時亦點點頭,握住他的手。

    “不能回頭看。”

    林間笑了笑:“剛跟林女士跑出來的時候,我就想有個地方安定下來。有地方安定了,又想掙錢。后來有了火鍋店,我又開始想讓林女士能過那種無憂無慮輕輕松松的日子。”

    “現在呢?”時亦問。

    “現在林女士這邊兒已經在努力了,一點點來,肯定有一天能正式成功。”

    林間啪地站直:“暫時穿插個小目標,我想跟我同桌一塊兒努力學習,上個跟N大那種差不多,或者再好點兒的學校。”

    時亦看著他,黑亮的眼睛跟著彎下來:“嗯。”

    “嗯是什么意思?”

    林間這個人就挺不知足,邊走邊輕輕撞他:“什么意思啊時老師?”

    時亦被他撞得沒法好好走路,扶著樹壓了下嘴角:“一切皆有可能。”

    “遇到我同桌之前,我可從來沒想過有這么多可能。”

    林間笑了,伸手讓他從圈著樹的水泥臺階上蹦下來,忽然覺得手心一涼,抬頭往路燈底下看了看,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飄起來了格外細小的雪花。

    “我也沒有。”時亦說。

    小書呆子沒戴圍巾,說話的時候白融融的呵氣跟著出來,站住了跟他一塊兒看雪。

    林間低頭,看著他睫尖沾著的細白冰碴。

    “返校那天老萬還問我對將來有沒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期望。”

    林間把他的領子豎起來:“我說沒有。”

    “程航也問我了。”時亦回憶了下,“有沒有認可的人。”

    “他還想跟我聊聊,結果有人去火鍋店鬧事兒,也沒聊成。”

    林間繼續回憶往事:“那陣火鍋店一天一出事兒,我根本沒時間管別的,聽說了就急著往店里趕,手機都沒要回來。”

    時亦比他說得慢:“我也說沒有。”

    “就咱們宿舍后面那條路,你還記得吧?墻頭都快被我踩平了,翻過去用不了五秒鐘。”

    林間挺放松,想到哪兒感慨到哪兒:“宿管大爺都煩死我了,那幾天一有人鬧事兒,我就從后墻往外翻……”

    時亦也挺放松:“我迷路到了后墻,程航說,說不定哪天就從頭頂上掉下來一個……”

    林間:“……”

    小書呆子往手上呵了口氣,干凈的眼睛眨了下,給他在紛紛揚揚的雪花里畫了個問號。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