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六十五章 一路狂追
    “尼瑪,這么快么?”

    從藥園的缺口之中沖出來的王無垠也顧不得身后還有不少獸王宗的弟子跑出來,他劇目一掃,就只看見遠處數千米外的天空中,剛才追出來的那個御天宗的弟子騎在一只巨大的蜻蜓上,已經沒入到了遠處的一片森林之中,他心里嘀咕一聲,立刻就追了上去。

    此刻夜色正黑,不過以王無垠的視力,這黑夜對他卻沒有半點影響。

    王無垠使出腳力,整個人風馳電掣,猶如在地上跳動的流星一樣,直接朝著那只大蜻蜓追了過去,速度比起在天上飛行的那只大蜻蜓,居然也不遑多讓。

    洶涌的真氣以大周天的線路在王無垠的體內澎湃運轉著,這些真氣,就像源源不絕的能量,而不同的秘法,諸如《追星踏月舞空術》,就像是使用轉化這些能量的發動機和程序,這發動機和程序可以把那運行在身體的內的真氣能量,轉化為另外一種形式釋放出來,變成可以讓人前進的動力,可以摧古拉朽殺傷別人的劍氣,或者是別的什么力量。

    位于大腿的經脈和腳底的涌泉等穴,就是這些能量的運行與釋放渠道,特別是涌泉穴,在王無垠的控制下,那無形無質的力量時時刻刻從涌泉穴噴涌而出,讓他整個人在飛馳奔跑的時候,就像裝上了火箭發動機一樣。

    而步入溫養境之后,人體內的大周天循環已經變得像身體內的血液循環一樣,已經成了身體的一部分,不需要刻意控制,哪怕是在吃飯和睡覺,那些真氣也在體內川流不息,自動轉運,體內的真氣順著大周天的脈絡,遍布全身,隨時滋養著四肢百骸,五臟六腑。

    小腹處的丹田這個時候就變得和心臟一樣,丹田之中的真氣凝聚成了一個猶如銀河一樣旋轉的氣核,每時每刻,都有一股股的真氣從丹田流向身體內的奇經八脈,而身體內的奇經八脈的真氣,也無時無刻也在流向丹田,回歸到氣核之中。

    這就是步入十二重樓后高階修煉者的強悍之處,在這樣的運轉之中,高階的修煉者比起低階的修煉者來說就像無時無刻都在自動修煉著一樣,體內的真氣隨時都在增加中,舉手投足起心動念之間,就能調動全身的真氣,爆發出強悍的戰力。

    王無垠在奔跑著,勁風撲面,只是很快的功夫,就沖到了那片森林之中,但雙眼一直死死的盯著天空之中的那只巨大的蜻蜓,蜻蜓背上的那個人身上閃動著的一層藍光,就成了他最好的指引。

    此刻的王無垠還不知道那個用充滿殺氣的目光看著他的獸王宗少主的真實身份,他只感覺那個人應該在獸王宗地位不低,能指揮那么多的獸王宗弟子,也正是因為如此,王無垠才不能讓那個人活著離開。

    那樣的一個對自己充滿殺念的獸王宗的“大人物”今天要是在他眼皮底下跑了,而且再過幾個月一旦離開巨靈秘境之后那個人回到萬宗聯盟自己想要接觸會更難,將來不知道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所以,最好就是在巨靈秘境就把那個人了結掉。

    而且獸王宗的那些人今天是在和御天宗的人發生沖突,在這樣的沖突中,自己救了御天宗的這么多人,干掉那個人最合適,一切都有御天宗在頂著,將來如果有獸王宗的人為這事找自己的麻煩,御天宗這樣的頂級宗門如果還要臉的話,就絕不可能坐視不理,自己與御天宗的關系,也就拉近了。

    這就是王無垠剛才寧愿拼著暴露自己的實力也要救下御天宗那些弟子的原因。

    像御天宗這樣的頂級宗門,一根寒毛都比王無垠見過的其他大腿都粗百倍,如果有機會和御天宗這樣的頂級宗門結下善緣,將來有可能就是一個巨大的助力,王無垠求之不得。

    當然,這善緣可不是服軟賣好能結下的,要是之前爭奪藥泉的時候自己服軟退讓,御天宗的人絕不會覺得他們會欠自己一毛錢的恩情,而是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自己前面和御天宗針鋒相對關鍵地方寸步不讓,讓御天宗一點便宜都沒有占到,現在在御天宗弟子有難的時候自己主動出手相救,也才顯得更加難能可貴,光明磊落雪中送炭。

    開始的時候王無垠以為獸王宗逃走的那個人也是在地面上跑,但到后面,他才發現,獸王宗的那個人化身成一只展翅接近兩米的紫紅色的蒼鷹,直接在天空之中飛行著,后面御天宗的那個弟子也在天上追,只有自己是靠著一雙腿在地上跑。

    獸王宗的那個人太能飛了,速度與真正的蒼鷹比起來一點都不差,甚至還要快一些。

    王無垠一邊追一邊在心中驚嘆獸王宗秘法的神奇,以前自己在地球上只聽說過有動物成精想變成人的,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神奇的秘法,是要把自己修煉了變成動物的。

    王無垠在后面足足追了四五個小時,一直追到東方既白,天色將亮,那兩只金烏又出現在天空之中開始嬉鬧,還是沒有追上,那只飛在天上的大蜻蜓,依然還在追趕著前面飛行的蒼鷹,兩者的速度,所差無幾。

    要是同一個世界的蜻蜓和蒼鷹比的話,蜻蜓的速度自然沒有蒼鷹快,不過在這里,那大蜻蜓簡直就像雙翼飛機一樣,翅膀震動起來,在空中飛行的速度非常快,所以才跟得上那只蒼鷹的速度。

    王無垠直接追著天上的兩個目標沖出了森林。

    在看到前方出現一座高大的時候,王無垠心中一下子咯噔一下,叫了一聲不好。

    在平地上上自己還能跟得上天上那兩個目標的速度,而一旦要進入山中,自己可能就要落后了,畢竟天上走的是直線,而在地上,自己卻要翻山越嶺,走的是曲線,而且山中溝壑懸崖又多,自己現在的輕功再好,也沒有辦法凌空飛渡,還是要貼著地面在跑,搞不好會跟丟。

    果然,剛剛沖出森鈴不久,天空之中的那兩個目標,就消失在山背后,王無垠實力再好,也沒有透視山脈的能力,他只能奮力的朝著天上目標消失的地方追去。

    等王無垠沖到山頂,再看,那兩個之前距離他幾千米的目標此刻距離他已經超過萬米,如果不是他實力好,那兩個目標在天空中又顯眼,恐怕他看都看不見了。

    山下就是一個亂石密布的峽谷,峽谷后又是高聳巍峨的山峰,一座座山峰層層疊疊,所謂的萬米之遙,那是指天上的距離,而地面上的距離,則被一座座的山峰折疊了起來,真的距離,不知道有多遠。

    我靠,這怎么追?

    就在王無垠心中暗暗叫苦的時候,遠處萬米之外的天空之中,飛在最前面的那一只有著紫紅色羽毛的蒼鷹,突然一個俯沖,撲到了一片高聳入云的山峰之后,后面追著的大蜻蜓也跟著撲了下去。

    兩個目標徹底消失在王無垠的眼前,王無垠等了片刻,發現那只紫紅色的蒼鷹和大蜻蜓再也沒有出現在天空之中,他才咬了咬牙,沖下山峰,朝著遠處的山峰方向追了過去。

    王無垠不知道的是,對獸王宗的少主來說,化身蒼鷹在天空之中飛了這么長時間,也是非常消耗體力的。

    而且獸王宗的少主也發現了在地面上緊追不舍的王無垠,更不敢停下來一挑二了,原本他以為王無垠在這樣的速度下,最多追上個兩個小時就不可能跟得上他的速度了,哪里知道,他遇到王無垠這樣的變態,就像不知道累和疲倦一樣,一身的真氣充沛到難以現象,硬是跟著他在地面上跑了一夜還沒有完全甩脫。

    飛入山中,越過一座座山峰,獸王宗的少主知道自己終于甩脫了王無垠,而面對著緊追不舍的昂乾,獸王宗的少主看到下面的山谷地形復雜,濃霧重重,他一咬牙,就飛了下去,沒入到山谷的濃霧之中。

    跟在后面的昂乾也控制著蜻蜓飛了下去。

    剛剛飛到山谷,沒入到濃霧之中,突然之間,兩支骨矛就就從濃霧之中射了過來,帶著尖銳的破空聲,直接轟向昂乾和昂乾坐下的大蜻蜓。

    彩虹色的劍氣閃過,兩支骨矛在數十米外就被劍氣粉碎,變成濃霧之中的兩團恐怖的磷火,在空中就滋啦滋啦的燃燒起來,把周圍的水汽瞬間蒸騰一空。

    昂乾控制的大蜻蜓直接從磷火上面飛過,昂乾大吼一聲,從蜻蜓上躍起,直接撲向山谷地面,一道彩虹色的劍氣,直接破開滾滾濃霧,朝著地面轟殺過去。

    化為紫紅色巨掌的勁氣再次從下面轟來,與昂乾的劍氣對撞在一起,卷起一道四散的狂風,把周圍的霧氣吹散,也露出了山谷地面上的情形。

    獸王宗的少主,已經恢復人形,站在一塊巨石之上,用詭異的紫紅色眸子看著落下來的昂乾,冷冷一笑,“你這么緊追不舍,真要想和我分出生死么?”

    昂乾舉劍指著獸王宗少主,意志如鐵,“今日不斬下你的腦袋為我眾多師弟報仇,我誓不為人!“

    獸王宗少主的眸子轉了轉,“你在御天宗的身份應該不低,未來也有大好前程,我是獸王宗少主,我兩人實力差不多,我兩人在這里拼死一戰,誰都沒有好處,有可能兩敗俱傷,這巨靈秘境中的攔天閣遺跡馬上就要開啟,我們都是有能力進入攔天閣中的人,現在在這里拼命,你覺得合算么?“

    “廢話那么多,拿命吧……”

    彩虹色的劍氣橫空,昂乾直接沖了過去……

    。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