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五十八章 磨石前線
    就在晁翼他們乘坐的這列火車的后面,還有十多節的車廂,拉的并不是乘客,而是用帆布遮蓋著的從后方發到磨石城的軍用物資。

    在晁翼他們離開車站之后,列車后面那些拉著軍用物資的車廂就和列車分開了,車站的工作人員麻利的忙碌著,只是很快的功夫,那些滿載軍用物資的車廂就被重新接駁到另外的火車頭上,火車啟動,吭哧吭哧的駛出車站,繼續朝著磨石城外的南邊前進,在兩個小時后,抵達了前線車站。

    天空之中飛著雪花,就在車站內,就可以聽到遠處的山嶺之中不時傳來轟隆的爆炸聲和大炮怒吼的聲音。

    磨石城外的前線車站一片繁忙混亂,車站里的物資堆積如山,各種各樣的傷病人員擠滿了車站的站臺,護士們在端著針水拿著手術用具在站臺上奔跑,大聲的叫嚷著,“讓一讓,讓一讓……”

    “這里有重傷,需要麻醉,六號手術臺馬上準備……”

    “止血鉗,紗布,76號傷兵馬上進行術傷口處理……“

    “快,火車來了,先把這一批人送上車,到磨石城的野戰醫院……”醫生們也在大吼著。

    許多斷手斷腳的傷兵們在擔架上哀嚎呻吟著,擠滿了站臺和車站空著的候車室。

    而列車一進站,后勤部的軍需官就指揮著人一擁而上,開始把車上的東西給搬下來,“快點,快點,早上沒吃飯么,這些炮彈全部送到第一炮兵團……”

    就在這一片忙碌中,突然之間,火車站上的瞭望臺一個士兵的聲音猛的響起,“敵襲……”

    只是這兩個字吼出來,車站瞭望臺上的警報就一下子凄厲的響了起來,嗚嗚嗚嗚的聲音如泣如訴,刺人耳膜,原本忙碌的車站瞬間慌亂。

    在警報聲中,架在瞭望臺上的重機槍和車站附近的防空陣地上的機槍幾乎同時朝著天空開火。

    “噠噠噠噠噠噠……”

    重機槍的聲音在那一刻,幾乎要蓋過了車站拉響的警報聲。

    一條條的火舌在對著那猶如墜著鉛塊的云層噴射著,飄飄揚揚散落下來的雪花落到那滾燙的槍口和槍聲上,直接就被融化,再次變成了水蒸氣,消融于無形之間。

    無數的子彈飛上天空,朝著天空之中從云層中鉆出來的一群黑點掃射過去。

    只是那黑點在空中靈活異常,在撲下來的時候,身形不時在空中翻滾著,變換著飛行路線,就像鳥兒一樣機敏,一直到那些黑點接近到前線車站上空兩百多米高度的時候,才有一個黑點被一串掃過的子彈撕破,在空中翻滾著,墜落下來。

    黑點不是飛行器,而是長得像蚊子一樣,只是體型達到四五米的長著翅膀的巨蟲,這巨蟲就是飛火蟲。

    飛火蟲長著兩對翅膀,口器像蚊子一樣,是一根像短矛一樣的一米多長的尖銳之物,被擊中的那只飛火蟲的兩只腳上,還抓著兩個食人蟲。

    被擊中的飛火蟲從數百米高的空中掉落下來,連帶著它爪子上抓著的食人蟲,一起砸到了車站外面一片建筑的樓頂上,食人蟲也直接砸成了肉泥。

    又有一只飛火蟲被擊中,一只翅膀被機槍子彈撕碎斷裂,飛火蟲的飛行軌跡一下子改變,無法再保持平衡,就只能從空中掙扎著掉落下來,摔在地上。

    但是這一只飛火蟲抓著的食人蟲在掉落下來的時候卻沒有死,那兩只食人蟲一落地,就朝著不遠處的車站迅速撲了過去。

    “咔嚓……“一只食人蟲直接撲倒了一個護士,一口就把那個護士的脖子咬斷,鮮血直飆。

    一群守護著車站的軍人沖了過來,拿著手上的武器,對著食人蟲猛烈開火,直接把那只食人蟲打成了篩子,還有一只食人蟲,則鉆到了停在車站的火車的車廂下面,在鐵軌間鉆來鉆去,躲過了第一波的打擊……

    一只飛火沖避過機槍的火力,從火車站的一個瞭望臺旁邊飛過,一道火線從飛火蟲的口中吐出,整個瞭望臺就變成了一個燃燒著的大火球,瞭望臺上的機槍瞬間熄火,瞭望手和機槍手慘叫著,渾身冒火的從瞭望臺上跳了下來。

    摧毀了瞭望臺的那只飛火蟲瞬間貼近地面,將手上抓著的那兩只蜷縮成一團的食人蟲“空投”下去,然后再次震翅飛起,從一列火車的車廂上面飛過,隨著它那那猶如吸管一樣的口器中噴出的火線,兩節車廂瞬間燃燒起來。

    被精準“空投”下來的那兩只食人蟲只是一落地,蜷縮的身體就舒展開來,一下子露出猙獰的牙齒,朝著周圍的人撲了過去,造成了一片混亂。

    一下子,火車站內外,到處都是槍聲。

    高空之中,又有兩只飛火蟲被地面的火力撕碎,從空中掉落下來,但同時也有幾只飛火蟲突破高空中的槍林彈雨,從火車站旁邊的的機槍防空陣地上飛過,隨著幾條火線落下,那機槍防空陣地上個瞬間就是一片火海。

    ……

    只是短短十多分鐘的時間,雖然那幾只飛火蟲和食人蟲最終都被全部擊落和擊斃,但前線車站已經陷入一片混亂,到處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飛火蟲和食人蟲造成了五十多人的傷亡,而飛火蟲卻像是一個會飛的火焰噴射器一樣,眨眼的功夫,就點燃了車站里十多節的車廂,一個站臺,一大堆的過冬物資,還有車站附近的兩棟建筑。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車站剛剛送來的軍火沒有被點燃,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快,快,把這些炮彈搬走……”滿頭大汗的后勤軍官大喊著,自己都卷起了袖子,加入到搬運工的行列之中。

    車站的消防隊員,則拖著消防水管,迅速的跑向著火點,在滅火,不讓火勢蔓延開來。

    在這里,受傷,死亡,痛苦,反而成了無人關心的事情。

    每個人都在奮戰著……

    車站的負責人在辦公室里,滿臉大漢對著電話焦急怒吼,“這里是南山前線車站,這里是南山前線車站,我們剛剛遭到飛火蟲的襲擊,重復,我們剛剛遭到飛火蟲的襲擊,前線車站已經不再安全,這里有大批重要物資,還有大量傷員需要轉移,我們這里急需防空營的保護,請盡快讓防空營趕來……什么……幾個防空營在前線要塞抽不出來,那我們這里出了事怎么辦……讓我們堅持……我怎么堅持,要是再來一批飛火蟲……整個車站都會化為飛灰……”

    就在車站負責人對著電話大吼的時候,剛剛停歇了幾分鐘的防空警報聲再次凄厲的響起。

    在聽到防空警報再次響起的時候,車站的負責人臉色瞬間煞白,手一抖,電話都拿不住了,直接掉在了地上,然后他猛的撲到窗口邊上,朝著天空看去。

    一群更加密集的黑點剛剛穿過云層,正朝著車站這邊沖來,從數量上看,這一批的飛火蟲,起碼有五十多只,比剛才的那一批,足足多出了幾倍。

    完了!

    看著外面一片混亂的車站,還有車站上那堆積如山的各種物資,車站負責人的腦袋一片空白。

    誰都沒想到飛火蟲在今天能夠突破前方防線沖到這里,雖然車站也有防空陣地,但車站的防空陣地的防空能力,與防空營比起來,差了不止一個等級,根本無法攔住這些飛火蟲。

    車站原本的火勢還沒有撲滅,但更大的災難卻已經來了。

    “所有人,都拿起槍,和我出去……”車站負責人對著辦公室里所有的人吼道,只能拼了!

    車站里,再次響起的防空警報讓所有人都驚慌了起來。

    大家都看到了天上飛來的第二批的飛火蟲。

    不止一個人的腦袋里冒出和車站負責人一樣的想法——完了!

    后勤部的軍需官們的嗓子在這一刻都要叫啞了,“快,把這些軍火全部疏散開來,已經裝車的快運走……”

    傷兵們都拿起了武器,對準了天空。

    守護車站的防空陣地上的重機槍已經忍不住先開火,但因為那些飛火蟲的距離還比較高,所以,那種開火只能徒勞無功。

    但就在車站一片慌亂的時候……

    “砰……”一聲沉悶的槍聲從車站附近的一片山坡上傳來,那單調而又低沉的聲音回蕩著,一下子蓋過了車站這邊的慌亂聲。

    幾乎就在那槍聲傳來的同時,天空之中,一團劇烈的火光轟鳴膨脹開來,就像一顆炮彈在那飛火蟲的中間炸開,把那一片飛火蟲大部隊中間挨得最近的五六只飛火蟲全部吞噬,在空中撕成了碎片。

    還不等車站的眾人反應過來,又是一聲低沉回蕩的轟鳴從那邊山坡上傳來。

    天空之中的一只飛火蟲,瞬間變成一團火球爆裂開來,像一個燃燒彈一樣,而且把旁邊的幾只飛火蟲也點燃了,冒著煙從空中掉落下來。

    又是一槍,又有一只飛火蟲在天空之中變成了火球。

    后面每一槍,都有飛火蟲在空中像是被射穿的油桶和禮花一樣被點燃,給那陰沉的天空增添了些許艷色,讓人振奮莫名。

    在那轟鳴的槍聲之中,飛火蟲之前的隊形被徹底打亂了。

    原本天空之中的那些飛火蟲是朝著車站這里撲來的,但隨著一只只的飛火蟲在天空之中變成火球,那些飛火蟲,全部改變了方向,朝著槍聲響起的那片山坡撲了過去。

    “槍神,是槍神在那里……”火車站的人群一下子狂吼起來,就像沉溺的人遇到了救生的渡船一樣,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槍神,只有槍神才能在這么遠的距離上對空中的飛火蟲進行這么精準致命的神射狙擊!

    這兩個月,在磨石城前線的戰場上,槍神已經成了一個傳說,一個可以讓所有人在黑暗之中看到希望的傳說……

    ……

    “寶貝,到爸爸這里來……”

    烈烈寒風之中,身上的野戰披風在寒風中寫意如墨,飛揚作響,嘴上嚼著一根草莖的王無垠用一個霸氣無比的姿勢端著沉重的黑暗咆哮,一只腳踩著山坡上的一塊石頭,如踞山猛虎,一個人,端著炮,對著天空之中的飛火蟲猛烈開火……

    大雪紛飛,天空之中的飛火蟲如灰灑落,王無垠胸中戰意如龍……

    ……、

    ps:求月票哈!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