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三十四章 亦師亦友
    一個多小時后,當王無垠興致勃勃的再次從一顆大樹上爬下來的時候,才發現安猛已經不知不覺來到了他的旁邊。

    王無垠臉色發紅,他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安大哥練完了么?”

    “練完了,兄弟你倒是好興致,都在這里爬起樹來了,你平時就這么鍛煉么?”

    安猛抬頭看了看王無垠爬的那顆楊樹,樹雖然不高,只有十多米,但那顆樹的樹干筆直,就像電線桿一樣,樹干五米以下借力的地方很少,而王無垠剛才上下樹的動作非常的麻利,普通人或許覺得爬樹無聊,沒什么看頭,但只有安猛這種歷經生死的人才明白,王無垠這樣的鍛煉,非常有意義。

    王無垠知道安猛已經看出了一點什么來,但這個解釋起來也不麻煩,所以他笑了笑,“我平時的鍛煉都喜歡那種可以讓人全身肌肉都協調運動起來的鍛煉,像體操單雙杠之類的,以前還喜歡爬樹摘榆錢摘果子,剛剛看到這里樹多,就練了一下,感覺挺好的!”

    “這樣的鍛煉好,更靈活,不死板,也更接近實用和實戰的要求,我也喜歡爬樹攀巖之類的鍛煉……”

    “哦,安大哥也喜歡么?”

    “當然!”說著話,安猛人一跳,就牢牢的抓在了樹干上,然后就像壁虎一樣,用更快的動作,手腳并用,刷刷刷的幾下就爬到了樹冠的位置,隨后他整個人頭下腳上的又倒垂下來,用兩只腳纏住樹干,雙手抱著樹干,倒著下來,而且整個過程無聲無息。

    在倒垂到距離地面大概兩米高度的時候,安猛松開了抱著樹干的兩只手,只用兩只腳就把自己穩穩的固定在樹干上,然后他的腰像蛇一樣的離開樹干,用雙手在空中如蛇的巨口一樣張開,猛的合起,做了一個扭人脖子的動作,嘴里還自己發出一聲“咔嚓”的聲音,接著一個凌空翻滾,穩穩的落在了地上,瀟灑利落。

    “兄弟,你看我這個怎么樣?”落在地上的安猛咧嘴笑著。

    “厲害,怪不得安大哥那天在樹林里一個人把那些雇傭兵殺得鬼哭狼嚎,這是特種作戰的技巧吧……”王無垠心悅誠服,直接豎起了大拇指。

    “哈哈哈,不錯,兄弟你有眼光,你要下功夫練,你也可以!”安猛大笑著,拍了拍王無垠的肩膀,“你試試看,像我那樣來一遍!”

    王無垠知道,安猛這是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在傳授他特種作戰的技巧,也是自保的本事,所以他也沒有再說什么,而是再次爬到了樹冠的位置,然后像安猛一樣整個人用雙腳纏住樹干,然后頭下腳上的倒垂下來,用手腳纏住樹干,慢慢爬下來。

    安猛就在下面看著,還提醒著王無垠動作技巧,“開始的時候動作可以慢一點,你的兩只腳就是蛇的尾巴,它在控制你的身體,重心保持在腰上,下身的力量要穩,先把自己的身體穩住再移動,腹部和胸部緊貼樹干,手上的力量在下來的時候是輔助,要和腿部和腰部的力量保持平衡,要穩,要安靜,對了,就這樣慢慢下來……”

    頭下腳上的王無垠順著樹干慢慢爬了下來,在距離地面差不多兩米高度的時候,王無垠嘗試著用兩只手慢慢離開樹干,只用腳把自己的身體固定在樹干上,只是第一次嘗試,他整個人一滑,腳沒固定住,差點從樹上掉下來。

    好在他反應很快,身體一往下落,他的手一下子就把樹干再次抱住了,然后腳一翻,身體凌空一轉,就穩穩落在了地上。

    “安大哥,不好意思,腳沒勾住!“王無垠抓了抓腦袋,同樣的動作,安猛做起來簡單,但實際上,這簡單的動作對人的要求非常高。

    “哈哈哈,你做得很不錯了,你練過體操,身體的靈活性和反應很好,只是腳上的力量和靈活性還要加強,以后可以做一下針對性的練習,加強大腿的肌肉力量,等到熟悉之后,下來的時候再嘗試把胸部和腹部抬起來一些,不要和樹干發生摩擦,完全用下半身的力量在控制身體,這樣下來會更加無聲無息,讓人不易察覺……”

    “好,我再試一試!”王無垠有不服輸的勁頭兒,安猛一說完,他立刻再次爬到了樹上,然后再次頭下腳上的慢慢摸索下來,這一次,則比上一次好了一些。

    王無垠連續試了五六次,安猛才點了點頭,“走吧,以后慢慢練,我們去吃早餐……”

    “好!”

    兩個人離開這片山坡,向著基地的食堂走去。

    “對了,除了在少年班學的那些之外,兄弟你之前有沒有練過和接觸過一些手掌上的功夫?”安猛一邊走一邊問。

    王無垠搖了搖頭,“這些功夫沒機會練,身邊的人會的不多,安大哥你練過么?”

    “我練的是鐵指功,我建議兄弟你也找機會練練手掌上的功夫,特別是鐵指功,這鐵指功一功多能,練了鐵指功之后,搏擊能力會大大增強,同時有利于持槍和射擊的穩定性,最關鍵的一點,鐵指功與攀巖和爬樹之類的技能搭配起來是絕配,如果你練了鐵指功,等到登堂入室之后,你會感覺攀巖和爬樹其實是一種樂趣,翻山越嶺,真是如履平地!“

    王無垠盯著安猛的手掌看了看,那安猛的手掌,修長有力,除了手背的皮膚黑一點,手掌的皮膚粗糙一點,有點老繭,看起來似乎和他的手掌也沒有,特別是安猛的手指,和正常人的差不多,完全看不出修煉了什么功夫,有什么異常。

    感覺到王無垠的目光注視,走著路的安猛直接把自己的兩只手掌抬了起來,給王無垠看了看,“鐵指功算是外門功夫,練鐵指功很辛苦,那功夫是不能亂練的,除了要有正確的方法之外,還有有藥物的配合,不然容易把手練殘廢!好在紅龍公司有鐵指功的修煉之法,不會練偏!”

    “安大哥,我也能練鐵指功么?”

    “哈哈哈,當然可以,你想練的話,我教你就是,剛好基地這邊還有條件,對了,我看你身體素質不錯,等你的氣功修煉有點底子,最少兩級之后,還可以練練硬氣功,這硬氣功練好了,也有大用處,能挨打,能忍受極限環境,可以讓人的生存能力和搏擊能力得到極大提高……”

    “好的!“王無垠點了點頭,然后想起什么,“安大哥,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

    “紅龍公司在海外的任務是不是很多,而且經常遇到危險?”

    在問這個問題的時候,王無垠腦袋里想著的,卻是劫點。

    劫點這個東西太神秘了,雖然一直到現在王無垠還不知道這個東西怎么用,但他感覺,這個東西絕對有大用,只是他還沒有摸索明白而已。

    想要得到劫點似乎必須歷經劫難和危險,而要說最能歷經劫難和危險的職業,除了紅龍公司,王無垠一時間還真找不出第二個來。

    聽到王無垠的問題,安猛點了點頭,“這個世界并不和平,我們只是有幸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家,紅龍公司的海外業務非常多,是國家安全的一道屏障,可以這么說,只要有我們華人的地方,只要有華夏國利益的地方,就有紅龍公司的業務,這些業務,如果是輕松的,說實話,也不需要我們出馬,或者說輪不到我們出馬!紅龍公司每年都有在任務中犧牲和重傷的員工,所謂的危險,對我們來說,就是任務之中的家常便飯!”

    “那安大哥你每年要外出執行多少次任務?”

    “看心情吧,紅龍公司的任務都不是強制性的,有很大的自主性,我最多的時候一年去海外執行了七次任務,而前些年中曾經有一年多的時間里我沒有接受過任何任務,差點想要退出紅龍公司!”

    “啊為什么……”

    安猛看了看著遠處的山,語氣突然也有了一些變化,“我的一個好朋友在任務中犧牲了,就犧牲在我面前,我看著一顆制導炸彈落在了他的附近,轟然炸開,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地上只有一個大坑,我連一個完整的人都找不到了,只能把他的身體拼湊起來……”

    “啊,對不起!”王無垠心中也有些黯然,他理解安猛的這種感覺,因為同樣的場面,他也經歷過,而且不止一次,人生最痛苦的經歷就是看著自己身邊的親人和好友以那種痛苦的方式離開自己,所以他完全能夠明白安猛那個時候是什么感覺。

    “你后來知道我是怎么挺過來的么?”安猛問王無垠。

    “要好好活著,替死去的那些兄弟們活著,替他們吃飯,替他們喝酒,替他們訓練,然后替他們拿起槍,和那些狗日的干到底!”王無垠想都不想就脫口而出。

    安猛腳步一下子停住了,轉過頭來,雙眼精光閃動,盯著王無垠,”雖然你的所有調查和履歷都說你之前沒有上過戰場,沒出過國,沒殺過人,但我的感覺卻告訴我,在那天我們遇到之前,你上過戰場,殺過人,而且知道什么是戰爭……“

    王無垠聳聳肩,表情輕松,“戰場我沒上過,槍我玩過,我這么年輕,中大獎之前連曲安都沒有離開過,到哪里去上的戰場,跟誰打仗,誰要我啊?安大哥你的感覺這次可能失靈了,對了,我在家里倒是很喜歡看戰爭片,看恐怖片,經常幻想自己是那些大片里面的主角,在戰場上縱橫無敵,把敵人殺得落花流水,不知道這算不算上戰場。”

    安猛盯著王無垠看了兩秒鐘,那嚴肅的臉突然又笑了起來,“嗯,或許是你那天的表現太讓我驚訝了,所以才讓我有這種感覺,也有可能你這樣的人就是天生適合上戰場的,有不一樣的戰斗天賦……”

    王無垠摸著臉,有些汗顏,“安大哥,你這是夸我還是損我?”

    “哈哈哈,當然是夸你,這有什么疑問么,在紅龍公司說這話絕對是夸你,對了,今天的早餐你還想吃什么,要不要再來火鍋?”安猛對著王無垠擠了擠眼睛。

    王無垠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苦笑,“安大哥,你能別再說火鍋的事情了么,我以后要再去了那個部門,我說什么也不要他們給我送火鍋了,我入鄉隨俗,這行了吧……”

    “哈哈哈哈……”安猛大笑。

    sript>haptererror();/sript>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