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八十八章 心有猛虎
    “我知道你是誰!“中年大叔認真的看了王無垠一眼,然后就伸出了手,“手機呢,先把手機交給我!“

    王無垠也沒有多問,很爽快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遞給了這個中年大叔。

    中年大叔接過王無垠的手機,看了一眼,然后打開身邊的一個儲物柜,直接把王無垠的手機放在了那個儲物柜里,鎖了起來,“這東西帶著,不方便談話,手機里面的很多app,會自動錄音和收集個人信息!“

    “嗯,我知道!“

    鎖好了手機,那個中年男人帶著王無垠朝著湖邊走去。

    “我們要去哪兒?“王無垠問。

    “諾,那邊!“中年男人指著停靠在湖邊幾顆柳樹下的一搜船。

    現在天太黑了,公園里的燈光又關閉了大半,說實話,要不是湖水還有反光,王無垠幾乎就沒發現那邊還停著一艘船。

    走近幾步,那艘船清晰了起來,是一艘公園里的腳踏船,帶著頂棚,外形像一只天鵝,可以坐四個人,而且船上這個時候已經有了兩個人。

    王無垠沉住氣,也不開口問什么,看到那個中年男人先上了船,隨后王無垠也跟著上了船。

    “王無垠同學,好久不見了!“看到王無垠上了船,坐在他對面的一個男人才笑了笑,和王無垠打了一個招呼,“我們前幾個月才見過,你應該還記得我吧!“

    和王無垠說話的那個男人也是四十多歲,穿著白襯衣和西褲,留著干練的短發,看起來很精神,王無垠仔細看了看這個男人,發現這個男人的面孔自己好像在哪里見過,突然,王無垠一下子想起來自己在哪里見過這個男人了,在派出所里,他揍戴強的那一次,就在雨花片區的派出所里,這個男人和另外一個警察參與了對自己的詢問,給自己做了筆錄。

    “你是劉副所長?“

    “哈哈哈,記性不錯!“劉安國笑了笑,然后指著帶王無垠上船的那個微胖禿頂的中年男,“這是老周,周樹明,他喜歡和人打交道,職業是出租車司機!“

    帶王無垠上船的那個中年男人對著王無垠點了點頭。

    劉安國又指著坐在他旁邊的另外一個扎著長發戴著眼鏡穿著的t恤上印著鋼鐵俠標志的中年人,“這是老陳,陳青云,麻省理工大學計算機與通訊工程雙碩士學位,頂級的計算機黑客和網絡安全專家,畢業后回國擔任xx公司的網絡安全主管,前幾年那個公司上市了,他成了億萬富翁,現在在曲安養老了,順帶弄了一個安防公司玩玩!至于我自己么,你見過了,也知道我的身份,我就不說什么了!“

    叫老陳的戴著眼鏡的中年人一直在盯著王無垠看,聽完劉安國的介紹,也只是淡淡的對王無垠點了點頭。

    劉安國說著話的時候,周樹明和陳青云還有劉安國他自己的腳都沒閑著,而是吭哧吭哧的踩著腳踏船,讓那艘天鵝模樣的腳踏船駛離了岸邊,在公園的湖里動了起來,駛向了更幽靜的湖心位置。

    整個湖里,只有這艘船在動,王無垠也吭哧吭哧的踩著腳踏板,讓船動著。

    半夜三更和幾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在這公園里踩腳踏船,這也太詭異了,王無垠覺得自己回去要和羅菲菲她們這么說,羅菲菲她們一定不會相信。

    “所以說,萬安偵探,不是一個人,而是你們三個人!“王無垠已經明白了過來,終于知道為什么這個萬安偵探那么神通廣大,看看眼前的這三個人就知道了。

    “不錯,萬安偵探不是一個人,我們三個人在一起才是萬安偵探!“

    “剛才在暗網上和我接觸的是誰?“

    “是我,我是v客聯盟的成員!“坐在王無垠對面的陳青云對著王無垠點了點頭,“在新華書店和你聯系的是老周,第一次負責給你調查資料的是老劉。“

    “我記得你們接活的時候是從來不和委托人見面的,這次為什么愿意見我?“

    “我覺得我們是一路人,可以一起做點事情!“劉安國開門見山的說道,“從那次在派出所見你,我就留意你了,覺得你不一般,和我見過的你這個年齡階段的那些人都不一樣,只是我沒想到我們后來還有交集,你委托給我們的業務,居然和許輝扯上了關系,后來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一路人?王無垠沒想到劉安國給自己的居然是這樣的評價,或許是自己的心理年齡太成熟了,所以才讓他有這樣的感覺。

    “你們想要對付許輝,不怕我告密?“

    “我們三個人見過的人太多,從來沒有看走眼過,這次約你出來,也是我們三個人商量后的決定,通過分析你以往的做事方法和性格特點,我們覺得你絕不是那種坑朋友的人,你就算不愿意與我們合作,也絕不會告密,因為那對你沒有任何好處,當然,你就算告訴許輝我們三個人在盯著他,我們也不怕,我的身份擺在這里,盯著他理所當然,許輝和他老子都不能把我怎么樣,我手上還有幾個案子,苦主就是在我們所里報的案,許輝就是最大的嫌疑人,我盯著他理所當然,而你告訴了許輝,許輝卻不會感激你,只會覺得你知道他的秘密越多,他就越想把你除掉,這次他失敗了一次,下一次,你恐怕就沒有那么幸運了!“

    劉安國的分析,老辣,一針見血。

    王無垠沉默了一會兒,看了船上的三個中年男人一眼,“我還有一個問題,以你們的條件,應該都不是那種會為生活發愁的人,你們為什么還愿意做這樣的事情?“

    “呵呵呵,小兄弟,你覺得我們這樣的人應該是什么樣的生活狀態呢?“坐在王無垠旁邊的周樹明笑了笑,臉上顯露出一絲溫柔的神色,“我在市區里有十多個商鋪,每個月收租都有二三十萬,我一家人的生活早就夠了,吃穿不愁,但我還有兩個女兒,小女兒剛剛才六歲,我們或許沒有翻云覆雨的能力,但我同樣不會拒絕幫助別人,我更希望我的兩個女兒長大以后,身邊的這個世界可以更干凈一點,少一點渣滓,所以我愿意為這個目標做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陳青云指著自己的鼻子,很不服氣,“都說夢想是年輕人的,但像我這樣的中年大叔,難道除了保溫杯里的枸杞和生活中的茍且,就不能有一點點夢想么?大叔難道就都只能盤串兒和耍大寶劍?就不能幻想自己是鋼鐵俠?“

    劉安國只是平靜的說道,“法律和警察有時候不能懲罰所有的壞人,但壞人需要為他們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

    王無垠目光閃動,沉聲說道,“信任不是一天能建立起來的,但我們可以試著合作一次試試,你們既然盯著許輝很久,想必已經掌握了他的活動規律,我想知道你們掌握的許輝所有的活動信息!“

    劉安國看了陳青云一眼,陳青云點了點頭……

    ……

    和三個中年大叔大半夜的在南湖公園劃船的這種詭異的事情沒有持續太久,前后也就十多分鐘,也就結束了,結束的原因是周樹明的的大女兒晚上的英語培訓班要下課了,周樹明要去接大女兒,所以四個人也就離開。

    自始至終,劉安國他們提都沒提朱學龍的事情,就像那件事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南湖公園的監控系統正是陳青云他們的公司接的活兒,所以陳青云留了下來,他公司的幾個員工還在南湖公園的監控機房里忙活著,而劉國安還要到醫院里去看他做手術的岳父,眾人也就分開。

    走出公園的側門,王無垠看著周樹明開著路邊的一輛出租車離開,劉安國則開著一輛老式的三菱越野車,三個人就分頭楊彪。

    這次的聚會,刷新了王無垠對這些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中年男人的認識,讓王無垠明白,有一種中年,叫萬安偵探。

    這些每天開著出租車收著房租負責接送著女兒上各種興趣班,和員工一起在晚上給客戶加著班,下班之后還忙著去醫院里照顧住院的老丈人的男人,或許沒有年輕人那么張揚激情,但他們的心中,依然有猛虎。

    人到中年,雷在心中,不在嘴上。

    王無垠回到租住的地方,朱躍鑫四個人才剛剛看完《極度空間》,一個個都被片子里的內容震得不輕,正在討論著《極度空間》的導演約翰·卡朋特為什么會拍出這么詭異的電影,看到王無垠回來,就把王無垠拉來討論。

    王無垠的腦袋里這個時候依然還在回蕩著剛剛和他一起劃小船的幾個中年大叔的面孔,然后說了一句,“或許,只有心中真正光明的人,才有直面黑暗的勇氣吧!”

    ……

    晚上,王無垠在房間里再次登錄v客聯盟的暗網,陳青云給他共享了很多他們調查到的資料,那些資料都是關于許輝的。王無垠在認真的看著,當看到許輝每個月都會有幾天晚上和身邊的幾個富二代去曲安城外的某個地方飆車的時候,王無垠的眼睛一下子瞇了起來……

    。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