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五十四章 暗流洶涌
    華夏國剛剛發布了對喪尸的法律身份的認定標準之后,國外的一些媒體和華夏國內一些網絡上的大v就開始質疑和攻擊華夏國這個法律認定標準的科學性和嚴謹性,一些大v和網絡意見人士,甚至還叫出“喪尸也是人”的口號。

    在那些人的口中,喪尸也是人,只是有了病的人,他們只是得了怪病,被病毒感染,神志不清,有攻擊別人的沖動,其實他們還活著,這樣的人也應該要擁有人的基本權利和法律地位,喪尸的這些權利,不應該被“粗暴”剝奪,而應該予以充分的尊重……

    某個臭名昭著逃到美國的過氣的網絡過街老鼠還發了一篇文章,繼續給華夏國的老百姓“科普”,那個過街老鼠聲稱不能把喪尸叫喪尸,這是對人的基本權利的侵犯,所有的喪尸而應該叫做“異動嗜血癥患者”,這些“異動嗜血癥患者”的病是有可能治好的,那個過街老鼠還洋洋灑灑的寫了一篇兩千多字的文章,力圖證明所有的喪尸,并不是喪尸,只是患有“變異性紅細胞生成性卟啉癥和肝性卟啉癥”的特殊病人。

    華夏國政府把這樣的病人當成了死人,是如何殘暴和不負責任等等!

    甚至轟港的部分媒體也跟著開始在起哄,把前些天華夏國生化小隊成功及時對發生在缽蘭街的喪尸危機的處置,形容成侵犯了轟港人的基本權利,有的轟港小報和網站形容華夏國的生化小隊那晚在缽蘭街奉命“殺死了”那些可憐的“只是得了怪病”的轟港同胞,還有的則說是那些“只是得了怪病”的轟港同胞被華夏國政府關押,用來進行殘忍的科學研究之類的……

    一些人寫了大字報,直接帖到了轟港的大學里,鼓動轟港的大學生上街游行,“拯救同胞”。

    原本的一件好事,在某些人的顛倒黑白之下,居然變成了十惡不赦的罪行,煽動民眾對華夏國政府的仇恨與不滿。

    在這樣的煽動下,轟港部分人還被人組織起來到缽蘭街進行了一次名為“拯救異動嗜血癥患者同胞”的游行……

    一切與華夏國有關的,所有華夏國政府的決策,都被人黑,被人指責,攻擊,形成輿論風暴,給沒有是非判斷能力的人洗腦……

    這些信息,戴演德都看到了,但戴演德這樣的老江湖卻是不會被那些垃圾信息洗腦的,這點分辨力他還是有的。

    綜合看來,這些年過去,喪尸事件出現的地方越來越多,鬧出的動靜越來越大,國內面臨的喪尸事件的風險越來越高,前兩年國內警方還破獲了一個規模極大的販毒集團,繳獲了數百公斤的毒品“浴鹽”,也就是喪尸藥,現在國內有多少人在吸食這個喪尸藥戴演德不知道,但戴演德猜測,人數恐怕不會少,所以這次轟港的缽蘭街喪尸事件有可能就是一個開始。

    在了解了最近沸沸揚揚的喪尸事件的前因后果和各種消息輿論之后,再回味一下王無垠提出的那個方案,戴演德不得不在心中感嘆,王無垠的眼光太毒了,不說別的,看了這些,就連戴演德都想給自己家里弄個避難所了,花點錢,買個放心,買個安全,有錢人應該都會有這種想法。

    “這東西又惡心又嚇人,昨晚你回來就在看這些新聞,國內不會真的也有喪尸吧?“那天王無垠等人在餐廳見到的跟著戴演德的那個妖嬈的女人穿著睡衣,就站在戴演德的身后,輕輕的給戴演德捏著肩膀。

    “這可不好說,前些天轟港就出現了,說不定國內哪天就有了,這世道,不是我們這種小人物主導的,所以發生什么,也不是我們能看得明白的……”戴演德搖了搖頭,有些感慨,要是十年前有人在他面前說國內會爆發什么喪尸,他一定會以為那個人是神經病或者喝多了,而現在,面對著這接連出現在身邊的事實,他的心也懸了起來,他的社會經驗告訴他,喪尸那種東西,絕不可能是自然出現的,而是人為的結果,背后絕對有黑手。

    “那個新公司你的考慮怎么樣,占股百分之四十九和百分之五十可是兩回事啊,你要不要再和那個年輕人商量一下,要不被人拿捏可不好受!”身后的女人繼續說著,身后的那個女人不僅有姿色,而且很聰明,所以戴演德很愿意和身后的女人交流一些事情,身后女人的意見,有時候還真有用。

    “你以為我不想么,只是這件事不是那么簡單的!”戴演德關了電視,嘆了一口氣……

    “怎么不簡單了,一個毛頭小子,看樣子二十歲還不到,你還搞不定他么,多少老板你都搞得定?”站在戴演德身后的女人奇怪的問道,這么多年來,她是還是第一次聽戴演德說搞不定什么人的。

    “你知道什么,那個年輕人的厲害不是你能想象的,他之所以愿意讓我的廠子溢價入股新公司,愿意讓我當新公司的老總,條件就是他控股,新公司未來由他說了算,這是信任,也是制約,告訴我把蛋糕做大后我能分得很多,但新公司也不會完全讓我主導,他主要看中的是我戴演德的能力,關系還有人脈,不是廠子里的那些機器設備,那些東西,只要有錢,分分鐘就可以買來,我要不同意,就不可能有這些優惠條件,要是我這邊破產清算,他最多只要一半的錢就能把我的廠子拿下了,所以他才愿意給我時間考慮!“

    妖嬈的女人愣了一下,“那你怎么想的?”

    “那個人的眼光太毒了,我昨天到現在研究了一天,新公司的業務絕對大有可為,有錢人都怕死,都惜命,我要不同意,他分分鐘可以另起爐灶,把我踢開,我沒得選擇,現在有錢的人都是爺,現在表面上是我主動,他在等我回復,其實是他主動,給我戴演德面子而已,不過這個人的確是我的福星,這件事的確有搞頭……”

    戴演德說著,他還在充電的手機響了,身后的女人他的手機拿了過來,戴演德一看,是化工廠的張總打開的。

    按下手機的通話鍵,戴演德的語氣,立刻就熱情了起來,極有感染力,“張總啊,貨收到了么,還滿意嗎?”

    “戴總啊,你做事可太不地道了!”電話里中年男人的聲音透露出濃濃的不滿,一開口就在抱怨。

    “張總你這話說的,我這個人你還不知道么,我有可能會做不賺錢的事情,但絕對不可能做不地道的事,更不可能坑朋友……”

    “你還說你地道,今天拉來的貨我看了,那魚鱗焊,沒得說,你廠子里早有這樣的能人,之前怎么不給我拿出來,莫不是嫌我以前的單子小,看人下菜,把好東西都藏著掖著!”

    一聽電話里的張總這么說,戴演德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瞬間就在電話里叫起冤來。

    “張總,我冤枉啊,張總你知道你那批貨我是怎么完成的么,劉工前兩天在廠里受了傷,手腕骨折了,現在還在市醫院的病房里住著呢,我廠里就這么一個七級的焊工,劉工一住院,我這里就沒有人能干得了你的活了,為了不耽擱張總你的活,我這邊可是用盡了關系,托了朋友,欠了好大的人情,求爺爺告奶奶才請來了一尊大神把張總你手上的活兒給干完了……“

    戴演德直接嘴上跑起了馬車……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