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二十一章 落腳點
    今天為這別墅忙活了一天,王無垠也累得夠嗆,但心里卻無比滿足,他躺在沙發上,暗暗琢磨著,現在口袋里有了錢,自己有了完全屬于自己的立足之地,基本上算是穩定下來了,能自立了,終于可以把精力花費在別的地方做點別的事情了。

    在沙發上躺了一會,感覺恢復了一點力氣,王無垠站了起來,從客廳來到廚房,打開冰箱,從冰箱里打開了一瓶南疆農墾集團出的新鮮的沙棘汁,然后來到別墅的陽臺,坐在陽臺窗戶下面的躺椅上,看著遠處映照著火紅夕陽的湖面,長長吐出一口氣。

    保質期只有七天的冰鎮的新鮮沙棘汁飲料的奇異口感在王無垠的舌尖回蕩著,不知不覺又讓王無垠的思緒飄飛了起來。

    王無垠瞇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腦袋里想的確是未來那戰火紛飛,喪尸遍地,一個個城市被黑暗勢力的軍團毀滅的景象,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恐怕很難相信,那樣的日子距離他們已經不遠了,喪尸大潮會成為終結人類安寧與繁榮的第一個炸彈!人類眼前的繁榮和平靜會被生物恐怖主義徹底終結!

    事實上,眼前的繁榮與和平在某種程度上只是假象,因為不是所有的戰爭都會用槍炮來進行,除了槍炮之外,有些戰爭無聲無息,但卻影響著很多人的命運。生物恐怖主義也不是什么新鮮事物,只是所有人都低估了它在未來帶來的恐怖破壞。

    生物恐怖主義是最早被人類運用在戰爭之中的非常規手段,在華夏國,早在春秋戰國時代,人們就在知道生物手段可以用于戰爭,在《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外傳·勾踐十三年》中就記載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生物恐怖主義”戰爭的過程——“……二年,越王粟稔,揀擇精粟而蒸還於吳,復還斗斛之數,亦使大夫種歸之吳王。王得越粟長太息謂太宰嚭曰:“越地肥沃,其種甚嘉,可留使吾民植之。”於是吳種越粟,粟種殺而無生者,吳民大饑。”

    ——勾踐把煮熟的糧食給了吳國,吳國卻把這些糧食當種子拿去種地,結果造成了國家的饑荒,國力大損。

    在西方,早在十二世紀,意大利人巴巴羅沙就用腐敗的人尸污染敵方飲水源,讓敵人生病贏得勝利,14世紀塔塔爾人圍攻現今烏克蘭境內的港口城市Feodossia時將就患鼠疫死亡的己方戰士尸體扔入城內,讓城內爆發鼠疫從而輕而易舉攻下了城池,18世紀,英國入侵北美的殖民軍隊就故意將己方患天花病者使用的毛毯、手絹散發留棄給北美印地安人部落,不久之后,那些印第安人部落就爆發天花,死了很多人,一戰的時候,芥子毒氣就用在了戰場上,殺人無數……

    王無垠沉思著,人類采用生物恐怖主義打擊消滅敵人的手段從來沒有停止過,華夏國在二戰之前,剛剛被鴉片毒害過,成了東亞病夫,而在二戰之中,日本731部隊還在華夏國內犯下滔天罪行,而到了二十一世紀,在生物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才在和平的環境之中生活了短短幾十年的華夏國在復雜的國家安全形勢下,許多人為什么會覺得自己是安全的?為什么會覺得自己不會遭到生物恐怖主義的威脅?為什么會覺得生物恐怖主義會離自己很遠?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還是那句話,麻木才是最危險的敵人!而深藏在自己堡壘內部的敵人才是最致命的!

    瓶子里的沙棘汁喝完,王無垠想了想,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在等了十多秒后,電話被接通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出現在王無垠的耳中。

    “喂……”

    “姑姑,是我,無垠!”

    “啊,是無垠!”電話里的聲音變得高興起來,但是轉眼,就又低沉下來,“是不是那家人這幾天又欺負你了,對你不好?”

    王無垠當然知道他姑姑嘴里說的那家人是誰,他搖了搖頭,“不是!”

    “你在學校是不是要交什么費用?”

    想到自己以前不知道讓自己的這個姑姑操了多少心,王無垠暗暗有些慚愧,心中也有暖流的涌動,“沒有,姑姑,你聽我說,我這幾天好得很,這個是我的電話,姑姑你有什么事,可以打這個電話找到我!”

    “你舅舅和舅媽舍得給你買電話?”王無垠的姑姑語氣很驚訝。

    “不是他們買的,是我自己買的,這幾天我沒和他們住在一起了,我從他們家里搬出來了,而且我已經把我父母的賠償款從他們手里拿回來了……”

    王無垠小姑的聲音充滿了震驚,“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他們舍得給你了?上次我去他們家里把他們罵了那么久,他們也不松口,親戚的臉都不要了,死豬不怕開水燙,他們一家把錢看得比命還重,怎么會舍得把那么多錢交給你?”

    “不是他們舍得,是我拿刀逼著他們拿出來的,我要不給他們來點真格的,這些錢我一輩子拿不回來,我現在自己過了,在外面找了房子,一家安定了下來,一切都很好,姑姑你別為我擔心,我已經是大人了,可以自己照顧好自己……”

    電話那邊的人震驚了,似乎根本沒想到王無垠能自己把他父母的賠償款拿回來,一時忘了要說什么,隔了幾秒鐘,王無垠聽到電話那邊突然傳來小孩子的哭聲。

    “無垠你稍等一下,瑩瑩在哭,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她小姑一下子就沒空說話了,而是在招呼著孩子。

    幾秒種后,又有一個男人不滿的聲音隱約在電話旁邊響起,“無垠都那么大了,咱們家里也不富裕,哪里能隨時照顧得了他,要是他考上大學,你還真打算要供他讀大學么?”

    “你胡說什么,無垠是我親侄子,我大哥就他一個孩子,他能考上大學,我每天吃饅頭也要供他!“小姑在電話那邊說道。

    “啪……”什么東西在地上被猛的摔碎了,“侄子又怎么樣,要是我再發現你拿錢給他,這個家我們就不過了,讓你們一家人去過……”那個男人的聲音一下子拔高了很多,聽在電話里非常震耳。

    “小姑,瑩瑩是不是在哭了,你忙你的吧,你別擔心我,我以后有時間再來看你……”聽到這里,和小姑說了一聲,也不等那邊再回電話,王無垠就掛了電話。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親人是王無垠此刻還會牽掛的,那就只有他小姑一個人了,但他小姑家里也有家里的難處。王無垠完全可以理解。

    ……

    和小姑打完電話,王無垠一直看著太陽落山,然后才回到廚房,仔細檢查了一遍廚房的油鹽醬醋之類的東西的配方表,發現配送公司送來的那些東西完全符合自己的要求,他才自己給自己做了這次重生以來的第一頓放心飯。

    吃完飯,自己一個人收拾完碗筷,王無垠上了樓,來到書房,關上門,重新打開了電腦。

    王無垠想了想,打開了一個搜索引擎,在里面輸入了“斯諾登”三個字,立刻,一大堆的搜索結果就跳了出來……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