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十一章 強硬攤牌( 光星離流加更)
    王無垠房間里的的鬧鐘五點半的時候就響了起來。

    鬧鐘一響,王無垠就醒了,這個時候,除了王無垠,這個家里的其他人都還在睡著,以往王無垠這個時候醒來,是要給家里的人,特別是他表哥做好早餐才能去上學。

    今天的他當然不準備做什么普通的早餐,而是要給這家人來一頓超級大餐。

    醒來的王無垠開了燈,把自己床底下的一個紙箱拉了出來,那紙箱里有一套干凈的運動服和一雙運動鞋,都是他姑姑買給他的,之前這兩樣東西拿來的時候,還被他舅媽拿去給他表哥試了試,在發現沈浩的體型和腳型都穿不了的時候,才罵罵咧咧的把東西丟給了王無垠,這套衣服和鞋子雖然不貴,但卻是王無垠最好的東西,平時上學都舍不得穿,所以他格外愛惜,每次穿完,都自己洗干凈,折好,放到床下的紙箱里。

    王無垠從頭到腳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把和這個家里有關的那些舊東西全部丟下來,然后去洗漱,弄完這些,他回到自己的那個雜物間,在雜物間隨便翻找了一下,就很容易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一大卷的塑料膠布,尼龍繩子,一根木棍。

    隨后,他拿著這些東西,來到了他表哥沈浩的房間。

    這個時候,天還沒有完全亮起來,家里不開燈的話,光線還有點黑暗,王無垠把走廊和客廳的燈打開了,很容易的就推開沈浩的房間,走了進去。

    沈浩的房間很大,比王無垠睡的那個雜物間好上十倍,這個時候的沈浩,正趴在床上,睡得和豬一樣,毫無知覺,每天早上,沈浩一定是要睡到王無垠把全家的早餐做好,他媽來叫他,他才會從床上爬起來。

    啪啪啪,王無垠站在沈浩的穿前,先伸手親親拍了拍沈浩的臉,睡夢之中的沈浩毫無知覺,只是嘴里嘟嘟喃喃的哼了一聲,翻了一下身子。

    看到沈浩這個時候還睡得像這樣,那王無垠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他直接撕了一條塑料膠布,一下子貼在了沈浩的嘴上,把沈浩的嘴給封住了,讓他叫不出聲來。

    沈浩一下子驚醒,睜開了眼睛,但還不等他叫出聲來,早有準備的王無垠一木棍就敲在了沈浩的頭上,直接把沈浩打得翻了一下白眼就暈了過去。

    用木棍把人打暈而不是打死,這是一個技術活,這種事放兩天前王無垠肯定干不了,因為不好把握分寸,但對此刻的王無垠來說,卻容易得很,早已經駕輕就熟。

    敲暈了沈浩,王無垠把沈浩書桌前面的那把電腦椅拉到了沈浩的床前,把電腦椅的靠背放平,然后掀開沈浩的被子,費力的從背后抱住沈浩,一點一點的把沈浩從床上弄到電腦椅上。

    對此刻的王無垠來說,這是個極度吃力的活兒,他足足用了差不多五分鐘,弄得滿頭大汗,才終于把沈浩那比他胖了許多的死豬一樣的身體挪到了電腦椅上,然后王無垠把電腦椅的椅背調直,拿膠布和繩子把沈浩從頭到腳捆在了電腦椅上,裹得像個木乃伊,徹底動彈不了,他這才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推著電腦椅,把沈浩從房間里推了出來,直接推到靠著客廳的廚房里。

    這個時候,剛剛六點多一點,他舅舅和舅媽還睡著,沒醒。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王無垠基本沒有吃什么東西,感覺肚皮在打鼓,王無垠在廚房里給自己煮了一碗麥片粥和三個雞蛋,吃完這些東西之后,感覺精力恢復,他才好整以暇的從廚房里拿了一把鋒利的剔骨刀,打了一盆冷水來到沈浩的面前,一盆冷水澆到沈浩的頭上。

    打了一個寒顫的沈浩醒了過來,就看到自己被捆在電腦椅上動彈不了,而拿著一把刀的王無垠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想到自己家里平時對王無垠做出的那些事,沈浩臉色一白,胯下一熱,瞬間就被嚇尿了,滴答滴答的尿液直接從他坐的電腦椅上滴落到了廚房的地板上,他嘴里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在椅子上掙扎著,想說點什么,只是他的嘴巴被王無垠用膠布貼著,根本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別叫了……“王無垠鄙夷的看了沈浩一眼,用手上拿著的那把剔骨刀拍了拍沈浩的臉,沈浩瞬間渾身僵硬,一動不動,只是用驚恐的眼神看著王無垠,不知道王無垠想要拿他怎么樣。

    “我們是親戚,你是我表哥,放在平時我就算想要離開也用不著對你這樣,但我今天想要拿回我父母留給我的東西,就只有委屈一下你了,今天我也想看看,在舅舅和舅媽眼中,到底是錢重要還是他們兒子的命重要!”王無垠笑了笑,他相信沈浩已經聽懂了。

    親戚做成這樣真是莫大的悲哀!王無垠也不想這樣,但他知道,這次他若不動點真格的,他一輩子不可能從他舅舅和舅媽手上把屬于自己的那些錢拿過來,王無垠的父母以前是曲安化工廠的國企職工,幾年前,曲安化工廠發生嚴重的安全事故,他的父母都出了事,化工廠后來給王無垠家里八十萬賠償,這些錢,現在就由王無垠的舅舅和舅媽拿著,已經好多幾年了。

    那些錢到了他舅舅和舅媽的手上,兩個人早已經給那些錢安排好了用途,王無垠父母拿命換來的錢,最后卻成了他舅舅和舅媽眼中給他表哥沈浩未來買房買車和娶媳婦的錢,反而和王無垠沒有了任何的關系。

    為了這筆錢的歸屬,“上輩子”王無垠折騰了好多年——王無垠上學的時候來要,他舅舅和舅媽說王無垠還沒有成年,哄著王無垠,沒給他,等到王無垠高中畢業后來要,還是沒要到,反而被他舅舅和舅媽從家里趕出來,后來不得不到工地上給人跑桿,掙辛苦錢。

    跑了幾年桿的王無垠到了要成家立業的年紀,來要那筆錢,還是沒要到,他的舅舅和舅媽那個時候已經完全不認賬,各種推脫漫罵,開始賴皮,就是死活不把王無垠父母留給王無垠的那筆錢還給王無垠,甚至還說那些錢已經完全花在了王無垠身上,而且還和家里的親戚朋友到處說王無垠的壞話。

    最后王無垠為了要那筆錢,不得不請律師打官司,但那官司也非常難打,前后折騰了幾年,還不等要到那些錢,喪尸潮開始爆發,社會一片動蕩,后來時局越來越亂,他就徹底和他舅舅一家人失去了聯系,最后也沒把那筆錢拿回來……

    這一次,王無垠當然不會再犯上一次的錯誤,他很清楚,對付他舅舅和舅媽那種人,什么樣的辦法最管用。

    王無垠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沈浩的旁邊,一邊把玩著手上的那把刀,一邊安靜的等待著,他知道他舅舅和舅媽馬上就要起床了,果然,沒等上十分鐘,他舅舅和舅媽的房間門打開,然后那個更年期的中年婦女睡眼迷蒙的穿著睡衣打著哈欠走出了房間,要叫沈浩起床。

    中年婦女來到客廳,看到客廳的燈全部打開了,她正想罵王無垠,但眼睛朝著廚房那邊一看,整個人立刻呆住了,然后大叫一聲,伸手指著王無垠,又驚又怒,“沈浩,怎么回事,誰把你綁在哪里,王無垠,你和沈浩在干什么?”

    看到自己的兒子被捆在椅子上,王無垠坐在旁邊玩著刀,中年婦女沒搞清楚狀況,想都沒想就怒氣沖沖的要沖過來。

    “你別過來……”王無垠站在沈浩的旁邊,面色平靜的說道。

    中年婦女根本沒有把王無垠的話放在心上,她只想過來狠狠抽王無垠兩耳光。

    看到自己說話果然不管用,王無垠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在中年婦女沖到客廳一半的時候,他一刀刺在了沈浩的胳膊上,剔骨刀的刀尖非常的尖銳鋒利,這一刀,從沈浩胳膊肉最肥的地方刺了進去,大概一兩厘米,只是把刀尖的小部分刺了進去,沈浩的胳膊一下子就開始流血。

    沈浩在椅子上掙扎著,滿頭大汗,但叫不出聲了,正要沖過來的中年婦女看到了血,臉色大變,終于被嚇住了,發出一聲驚叫,看王無垠的目光,也不再是憤怒,而是變得驚恐和陌生,甚至被嚇得連連后退的幾步。

    王無垠的刀尖抵在了沈浩的脖子上,一只手抓著沈浩的頭發,一雙手非常的平穩,語氣也沒有任何波動,“你要沖過來,我手上的刀就從這里刺進去,然后你給你兒子收尸……”

    更年期的中年婦女哪里遇到過這種事情,瞬間就被嚇得六神無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聽到客廳這邊傳來的動靜,王無垠他舅舅也穿著拖鞋從房間里跑了出來,在來到客廳之后,看到眼前的場景,他舅舅同樣也臉色大變,伸手指著王無垠,氣急敗壞,“無垠……你干什么?”

    “舅舅,我沒干什么,只是想和你談談,我想把我的東西要回來?”

    “你的什么東西?”他舅舅臉色一變。

    “我父母留給我的錢,化工廠給他們的賠償款,八十萬,你們把錢拿給我,我今天就離開這里!”王無垠平靜的說道。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