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大王令我來巡山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一樣
    站在太守府書房門口,看到梅園那個老鬼的身形消失片刻后,化身“小二”的林寧才感覺到東城方向,忽然爆發出一道極為強勁凌厲的氣息,一閃而逝。

    隨即響起一道慘呼聲……

    這一幕,大概就是引起邰翀老鬼暴怒的緣由,但這一閃而逝的氣息,讓林寧若有所思。

    只是,此時不是細思的時候。

    李遂一共從李家帶來十個老人,除了李忠外,還有九人。

    想要真正在太守府內立足,林寧需要在那老鬼回來之前,將其余九人悉數同化了!

    否則一旦引起邰翀老鬼的懷疑,風險必然驟升!

    此刻他已經將自己的“身份”牢牢印刻在李遂和李忠腦海里,使了個眼神,就由李忠帶著前去尋找其余九人。

    好在此時剛剛天明,九人都開始在各自的位置上忙碌起來,因此沒費太大的力氣,也沒耗費太久的功夫,林寧就和其他九人相熟了。

    不過還未來得及多交流,林寧就察覺到那道恐怖的氣息重回了梅園。

    他給李忠了個眼神后,李忠迅速回到書房去尋李遂,等候差遣。

    一切都似水到渠成,沒人覺得有何問題。

    這就是北蒼薩滿殿《移魂妙法》的神威!

    不過,也是因為林寧中品宗師的境界,又將《移魂妙法》升級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李遂和廚子、馬夫等人都沒武功,李忠雖是頂級一流高手,但距離中品宗師相差太遠,所以無法抵擋得住《移魂妙法》的催眠。

    讓他們潛意識里認為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等安排好這一切,聽到太守府前院亂哄哄起來,似乎有什么人死了,林寧卻沒有再耽擱下去,尋了個去地窖取菜的由子,消失無蹤了。

    他已經知道,每五日梅園要進補一回。

    雖然不清楚那老鬼為何不吃龍髓米,而是吃豬羊米水,但只要肯進食就成。

    算起來,還有一日的功夫,足夠了!

    ……

    榆林城外三里處,小山谷內。

    皇鴻兒面色驚駭甚至有些惶恐的看著榆林城方向,顫聲道“姐姐,不會……不會出事吧?”

    田五娘面沉如水,鳳眸中寒芒閃爍,背負著的天誅神劍,更是隱隱泛起清光來。

    只是過了足足一盞茶功夫后,她才緩緩搖了搖頭。

    皇鴻兒急的不行,道“姐姐,小郎君在城里可能出事了!要不……要不我進去看看!”

    說罷,就想下密道進城。

    然而卻聽田五娘沉聲喝道“站住!”

    皇鴻兒沒奈何頓住腳轉過身來,田五娘道“若是小寧,邰翀何須鬧出如此動靜?”

    這話……

    要是讓林寧聽到,晚上肯定給這小娘皮加一頓大餐!

    不過,這話倒也實在。

    以林寧二半吊子的武功,躲在暗地里射幾箭還成。

    可他若果真露了蹤跡,以邰翀的手段,也就是一巴掌了賬的事,哪里會造出這等動靜。

    皇鴻兒聞言也反應過來,雖覺得好笑,可還是擔憂不已,跺了跺腳,來回走動。

    田五娘倒是又皺起眉頭來,目光疑惑擔憂的看著榆林城方向,之前邰翀老鬼氣勢沖天,一副要大動干戈的模樣,可隨后怎就沒了聲息了呢?

    難道……

    有心進城一看,可田五娘自知不通斂息術,一旦進城,幾十死無生。

    她倒不是怕死,但卻不想輕易去死,更不能壞了林寧的大計。

    一時間,心中煎熬之極。

    ……

    “嗯?”

    林寧回到怡紅樓內,剛上三樓,就覺得有些不對。

    雖然沒甚江湖經驗,可他也嗅得出,空氣中隱隱有血腥氣。

    渾身汗毛一瞬間乍起,他悄然的推開了耳房的門,做好隨時跑路的準備,往里望去,見一道白色身影躺在床榻上,和他離開時沒甚兩樣,方悄然放下心來。

    進了房屋,左右看了看,終于看到了血腥氣的來源。

    自木虎子里飄出……

    木虎子,又名馬桶。

    看來是這位元元姑娘的天葵來了。

    “哎呀,是……是公子回來了?咳……咳咳……”

    元元姑娘面色比先前更慘白了些,看著林寧怯怯說道。

    白日里看,元元姑娘比昨晚上黑燈瞎火里看更美許多。

    不過,她看起來不像十七八的樣子。

    比山寨那十二清倌人,多了不少熟意……

    這些念頭電石火花間在心里轉了圈后,林寧上前,從懷兜里掏出了兩個油紙包,笑呵呵道“姑娘餓壞了吧,瞧瞧這是啥?”

    元元姑娘放眼看去,頓時有些無語……

    哪怕給老娘來兩只燒雞也成啊,怎么弄了倆豬肘子回來?

    “快來吃吧!”

    林寧熱情招待道。

    元元慘笑一聲,虛弱道“讓公子見笑了,奴家……吃不動這個。”

    “哎喲,你瞧我,忘了你身子弱,不好克化了。”

    林寧自責一句后,抓了抓后腦勺,道“那我去給你煮點粥來?”

    說著,又從兜里掏出一個小布袋來,里面是一些粟米。

    元元姑娘猶豫道“外面亂糟糟的,生火……怕不大妥當吧?”

    林寧笑道“不當緊,我先前看了看,一樓有個火房,我們把門窗都關緊,燒火不走煙囪,外面就看不到了。”

    元元姑娘聞言,感激道“多謝公子了……咳咳。”

    見她面色涌現出一抹紅意,林寧忽然覺得不對了。

    就算來天葵,那也是血氣下沉,不該血氣上涌啊。

    心中起了疑心,面色卻不改,林寧上前道“姑娘,我粗通醫術,昨兒夜里診治的粗糙,來來來,我再給你瞧瞧。”

    說罷,也不等人家點頭,就上前一步,握住了人家欺霜賽雪的手腕。

    元元姑娘好似驚了下,不過隨即就似笑非笑的看著林寧,輕聲道“公子,不知有沒有診出奴家哪里不適?”

    林寧皺著眉頭,面色沉重的搖了搖頭,道“姑娘原來有痛經之癥,你受苦了。”

    元元“……”

    她痛個雞毛的經啊……

    林寧說罷,將人家的胳膊放好,起身道“姑娘你且休息會兒,我去煮粥去。”

    說完,起身就要出門離去。

    然而還未走到門口,就聽到元元慵懶的聲音傳來“站住。”

    林寧面色一僵,干笑了聲,全身功力匯聚,一邊準備奪門而出,一邊回頭關心問道“姑娘,還有什么要求?莫菲想吃醬肉肘子粥?”

    元元姑娘此刻側臥在床榻上,目光好奇的看著林寧,道“真是沒趣啊……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林寧莫名道“啥?”

    話音剛落,周身一緊,人就平地而起,幾乎一瞬間飛到了床榻上,待他定睛一看,卻只見近在咫尺處的一張千嬌百媚的臉,彼此呼吸相聞。

    “奴家問公子,是哪里看出不妥來的?你可不要告訴我說,是從脈象上看出差池來的哦。”

    元元姑娘從一弱雞轉眼化身大魔王,感覺功力還在田五娘之上,讓林寧心里悲哀。

    怎么認識的女人,一個比一個沒天理?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實話實說“回姑娘的話,姑娘身上的血氣味道,和天葵氣味它不一樣啊……”

    “……”

    ……

    。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