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 > 第671章:動手能力為零白子衿
    “你今晚還要離開嗎?”白子衿低聲詢問,手甩著鳳驚冥的白發玩兒,甚至想編個辮子。

    這么想著,白子衿就這么做了,十指靈巧的勾起一縷縷白發。

    鳳驚冥寵溺的看著她的小動作,眉頭輕皺,薄唇掀開:“今晚來找你是有事,白閻的情況有些不對勁。”

    “怎么了?”白子衿知道鳳驚冥將白閻要了回來。

    不對勁是在鳳驚冥的意料之中的,以黑衣人的性情,怎么會什么手腳都不做,真正的放了白閻。

    鳳驚冥神情嚴肅了幾分,他沉聲道:“這不對勁之處就在于,太正常了。”

    白子衿無語了一會兒,她雖然知道鳳驚冥的意思,可這話聽起來很怪啊……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鳳驚冥來找白子衿。

    “這樣吧。”白子衿思索了一會兒,“等會兒你拿我的血去給白閻喝,藏得再深的毒也必解。”

    雖然損傷己身,但這是最保險的辦法。

    鳳驚冥亦知道,可他還是擰了擰眉頭:“沒有其他辦法嗎?”

    “沒有,喝下之后你還需要找機會帶白閻來給我看看。”白子衿思襯了一會兒道,這是正事,她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

    “我的血只能解毒,卻防不了蠱。”

    她怕萬一黑衣人給白閻下的是蠱,其實是可以讓鳳驚冥以她的血引蠱,只是白子衿不放心。

    從之前的情況來看,黑衣人明顯是用蠱高手,自己如果不在旁邊,引出個危險的蠱就糟了。

    再讓那蠱趁機寄生在鳳驚冥身體中,那就更糟了。

    “好。”鳳驚冥也知道在這種事上不能馬虎,應下了。

    這時,白子衿手里的辮子也編好了,她甩起來給鳳驚冥看,一臉求表揚:“妖孽,你看好不好看!”

    事實證明,有時候手指靈巧和動手能力強真的是兩件事……

    鳳驚冥看著那形狀慘不忍睹,上下大小不一的辮子,昧著良心點頭,溫柔道:“好看。”

    只要是媳婦兒編的,都好看。

    “那你不準解開。”

    “……”

    收回那句話還來得及嗎?

    鳳驚冥默默點頭:“不解。”

    這辮子小,他藏于白發中應該不會被人看到,況且他每日都以斗篷遮身,也不會有人看到什么。

    “鳳驚冥,我困了。”

    “睡覺。”鳳驚冥擁住佳人,另一只手將被子一拉裹住兩人。

    白子衿躺在鳳驚冥的臂膀上,手還在玩著鳳驚冥的白發,這深夜中唯一的顏色便是他的白發。

    玩著玩著,白子衿就在鳳驚冥懷里睡著了。

    鳳驚冥桃花眼中盡是寵溺滿足,邪魅的俊容也滿是溫柔,他見白子衿后背有一處沒蓋到,手去扯被子想要替她蓋好。

    怕吵醒她,他的動作已經十分輕了,可剛抬起手動了一下,白子衿搭在他腰間的手立刻攬緊,像是生怕他沒了一般。

    “不要走……”白子衿夢囈著,帶著脆弱的哀求。

    鳳驚冥身子一僵,望著懷里睡得一點都不安穩的佳人,他心口忽然揪疼起來。

    每個夜晚她都睡得不好嗎?

    “我不走,我永遠不會離開你的。”鳳驚冥頭向前,在白子衿額頭一吻,聲音溫柔繾綣,鄭重許諾,順手拉了拉被子。

    白子衿永生永世都是鳳驚冥的,鳳驚冥亦永生永世都會守護白子衿。

    ……

    “嘶,我們怎么暈過去了。”天邊浮起魚肚白,伴隨著緋紅的朝陽,被打暈的下人緩緩轉醒。

    二人先是恍惚了一下,然后便對視一眼,不約不同臉色一變:“糟了!王妃!”

    二人急匆匆的,正要推開門,突然門由內而外的打開了。

    白子衿一身淡青色的衣裳,她笑吟吟的望著二人:“醒了啊,昨晚我誤將催眠香點燃了,讓你們兩個也跟著我遭殃了。”

    二人面面相覷,催眠香?

    細想也是,她們昨晚并不是被打暈了,而是被藥暈的。

    如果是賊人闖入,那肯定是沖著王妃來的,而王妃現在好好站在這里,可能真的是催眠香吧。

    不過二人心里都還有疑惑,其中一人正欲找借口去檢查一下,白子衿卻先開口了。

    “將屋內收拾一下吧,我去散散步。”

    “是。”二人欠身目送白子衿離開,在白子衿消失在視線以后,兩人立即進入房間。

    一人直朝香柱而去,一人則檢查著房內看是否有什么異樣,分工明確。

    用手輕沾了沾香灰,放在鼻子前一聞,隨后對另一人道:“的確是催眠香。”

    “房內也沒什么異樣。”另一人道。

    確定真的無異樣后,二人將房間整理好后退出房間,繼續守在房門口。

    當然,這件事是要稟告管家的,哪怕沒什么異樣。

    用了早膳后,白子衿便讓老管家安排馬車。

    “王妃娘娘要去哪兒?”老管家有些不放心,“帝都最近很危險,王妃您要不就在王府吧,要是覺得無聊,老奴去叫幾個角兒來給您唱戲。”

    老管家已經得到消息――君玄歌來了帝都!

    本就害怕白子衿出事的老管家,現在更擔心的,不放心白子衿外出。

    “噗。”白子衿直接笑了出來,手指指著自己,吐槽的同時自嘲,“戲班?你看我像聽得下去戲的人嗎。”

    她白子衿就不是那種安靜的人好吧!

    況且戲開場就得唱完,無人欣賞得多傷唱戲人的心……至于府里的下人。

    白子衿掃了一眼安分守己的下人,不由得撫額,她打賭有老管家在,他們就算想聽也不敢聽。

    “可……”

    “沒什么可是的,我就出去辦點事,您是知道有很多人保護我的,況且大庭廣眾下也沒人敢做什么,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白子衿打斷老管家的話,然后左手抬起作出發誓的樣子。

    “我發誓兩個時辰內絕對回來!”

    老管家無奈的嘆息:“好好好,您是主子,老奴能說什么。”

    不過,老管家余光一瞥,突然發現白子衿的左手腕纏著紗布,他皺了皺眉:“王妃,您的左手受傷了嗎?”

    白子衿發誓的時候,紗布不小心漏了一點兒出來。

    “啊?”白子衿暗惱自己怎么這么不小心,淡笑對付,“不小心劃傷了,兩天就能好。”

    這是今天早上取血時留下的傷口,白子衿還記得鳳驚冥那因不悅擰得和毛毛蟲一樣的眉頭,還有他不忍心看,卻又不得不看心疼無比的眼神。

    想到這些,白子衿粉唇揚起歡愉的弧度:“備馬車吧。”

    老管家雖有些許疑惑,卻并未多想,讓下人去背馬車了。

    戴上斗篷,白子衿上了馬車――帝都大部分人還不知道她已經回來了,她也還沒打算自暴身份。

    到了一條街道,白子衿突然喊了一句:“停車,去買點糕點上來。”

    旁邊剛好是賣糕點的,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楊家的隊伍會從這里路過,她來送送瑤瑤。

    算算時間,應該也快路過這里了。

    果然,想法剛落就有兩輛馬車從街道上方緩慢駛來,旁邊還跟著不少仆人。

    “這是哪家的?”有百姓疑惑。

    一名知道情況的買菜大媽解惑:“楊家的!還記得楊家老夫人嗎,過些日子是她的壽誕。”

    “可楊家老夫人不是去國寺長住了嗎。”

    “這不就是去接她嗎!”有人翻了個白眼。

    兩輛馬車動靜不算小也不算大,眾人見只是去接人,討論聲在馬車離開后就逐漸停了,轉為其他的話題。

    此時,下人剛好將糕點買好了。

    “主子,接下來我們去哪兒?”

    白子衿將糕點放在馬車內,目光從兩輛馬車上收回,暗暗祝福:瑤瑤,你定要一生平安,切莫怪我。

    “唔,去樂坊。”

    “主子要去哪家?”

    “芊娘那家。”

    并沒有人注意到這輛稍停了一會兒的馬車,這里離樂坊不遠,很快就到了。

    芊娘本是風情萬種的倚在二樓窗戶上,她芊芊玉手端著酒杯,一顰一笑勾人卻不媚人,含醉的美目往底下一掃,見一輛馬車停在門口,突然就笑了。

    她身姿窈窕,緩緩走下二樓,正好對上從馬車里下來的白子衿。

    “來客人了啊。”芊娘美目含笑。

    面紗下,白子衿也揚起淺笑,故人相見的心情,讓她很是感慨。

    芊娘笑吟吟問道:“客人是要聽曲,還是要請我們去府上唱曲?您今兒是頭客,奴家給您便宜點。”

    “聽曲。”白子衿粉唇一勾,隔著薄紗望著芊娘補充一句,“那就聽最貴的!”

    芊娘聞言笑得花枝亂顫,笑得前叉后仰,等她笑夠了,拍著豐滿的胸脯:“這兒最貴的可就是奴家了呢。”

    白子衿挑了挑眉,用公子逛青樓點人的口吻道:“那就你了。”

    “樓上雅間請。”芊娘掩唇一笑。

    有美麗的女子將白子衿領上雅間,芊娘則喚人:“來人,將我的琵琶取來。”

    所有樂娘都愣住了,好半晌才有人去取琵琶。

    芊娘也不怒,抱著琵琶上了雅間,留下眾人驚疑。

    “那位究竟是何人?竟然能讓芊娘彈琵琶。”

    “芊娘多久沒彈了?”

    “快十年了吧。”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