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5344章 她恨他
    小潔在娘家正式住了下來,張斑跟學堂里的其他先生調換了課程,每天上完上晝的課就趕著馬車來到孫家,一整個下晝都泡在孫家,跟門神似的蹲守在小潔的屋門口。

    說著各種懺悔的,討好的話,而且每天過來都不空手,給小朵帶來了很多她喜歡吃的零嘴小食。

    就這樣,三五天的功夫不過彈指一揮間。

    這三五天里,平素最喜歡串門的小潔,一改常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幾乎都窩在自己屋里。

    白天的時候心情起伏不定,一會兒覺得自己要豁出去,不就是一個男人嘛,有啥大不了的。

    自己這么年輕可不能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吊死,于是,心情豁然開朗了一點。

    可開朗不過三秒,因為某一個瞬間某一件小事情,突然就想起了過往,想起了自己的閨女,眼淚嘩嘩就下來了。

    尤其是大孫氏每天下晝當張斑過來的時候,她都要過來狠狠的罵張斑一頓。

    小潔在屋里每天都要聽一遍,每聽一遍就好像再次回憶了一遍那天夜里看到那些書信的情景,那傷口就再次被撕開,流血流淚,火辣辣的疼。

    于是就格外的盼望夜晚的降臨,夜晚來了,自己就能睡覺了,睡覺了就不會去琢磨那些事情了。

    可是當真的到了夜里,萬籟俱寂的時候,看到床前的一盞跳躍不定的燭火,看著空蕩蕩的床,凄涼和孤單如同藤蔓爬上她的心窩,死死勒著她不放。

    想孩子,想到哭。

    自己抱著自己的肩膀,一遍遍的想不透徹為啥他要變心,為啥!

    從前在娘家做姑娘,她習慣了一個人睡。

    如今成了親有了男人和孩子,她不知不覺間習慣了屋里鬧哄哄的,床上都是孩子的小衣裳和niao布……

    如今床上就她一個,被褥折疊整齊,床顯得好大好空曠,心里也是好空曠,啥都空落落的,輾轉反側一宿就過去了,她一點睡意都沒有,聽著遠遠近近的狗吠聲,也北風呼嘯而過的聲響,她的眼淚又淌下來。

    這種時候就又格外的盼望天明,天明了,人多了,她混跡在那種喧鬧中或許可以短暫的遺忘這種失落。

    可是,等到天亮日頭從東方升起,新的一天到來,那日光仿佛在提醒著她,她如今已經是一個婚約破裂的女人。

    自認為找到的那個能跟自己心意相通的男人,他的心里早就住進了別的女人,這個世上,她就是個多余的,失敗的,被背叛被拋棄的那個,她只想天快些黑,讓自己融入黑夜……

    就這樣過了幾天晝夜顛倒的日子,小潔眼底的黑眼圈一日深似一日,整個人神情懨懨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尋消瘦下去。

    大孫氏他們看在眼底,急在心底。

    “小潔,實在不行就再給張斑一個機會吧,我看他這幾日天天都來,一輩子的話估計這幾天都說完了,應該也曉得錯了……”

    “娘,我不敢再相信他了……”小潔有氣無力的道。

    大孫氏抿嘴嘆息,一聲接一聲。

    “可是小潔啊,我看你這幾日過得也糟心啊,你不給張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可你就這么把自己關在屋子里自個折磨自個,這也不是個法子啊!”

    “娘,我沒事兒,生完娃還得坐一個月的月子來養著呢,啥事兒都需要一個過程。”小潔跟大孫氏那道。

    “我相信等過段時日就好了,這段時日你們就隨我吧,就當啥都沒看到。”

    就這樣,小潔再次關上了屋門。

    大孫氏沒轍,來到院子里發現張斑還是期期艾艾的站在花壇邊上,朝這邊張望。

    大孫氏原本不打算理睬張斑,想了想,還是往張斑那邊走去。

    “張斑。”

    “岳母。”張斑趕緊垂下頭來,擺出一副誠惶誠恐聆聽的樣子。

    “張斑,你這天天下晝跑到小潔門口來當門神有意思嗎?”大孫氏問。

    張斑小聲道“我是過來贖罪的,會一直站到小潔原諒我為止。”

    大孫氏嗤了一聲,“咋,你以為這樣軟磨硬泡,死纏爛打的,就能把這事兒給揭過去,就能把咱小潔給帶走?”

    “岳母,我是真的知道錯了,也是誠心慚愧的。”張斑解釋道。

    大孫氏不屑的搖搖頭,“我看你一點兒誠意都沒有,你要是真的有誠意,你就應該站在小潔的立場去想。”

    “身為一個娘,你應該明白小潔最惦記的是什么。”

    “這么多天了,你可帶妍兒過來看了一眼?咋?故意把妍兒扣在他們老張家,不讓她們母女見面,是不是賭的就是咱小潔舍不得肚子里的那塊肉,最后肯定會為了妍兒乖乖回你們老張家去?”

    張斑抬起眼來驚訝的看著面前的大孫氏,臉漲得通紅,“岳母,我真的沒有那種不堪的想法,我就是覺得我一個男人家過來一趟不方便帶孩子,這天又冷,萬一孩子跟著我顛簸受涼了咋辦?這才把她留在家里讓我娘好生照看,我自己也好全力以赴的過來跟小潔賠罪,再者,我娘是妍兒的親祖母,她照看妍兒肯定也是真心實意的,不會有半點馬虎……”

    “呸!”大孫氏往地上啐了一口。

    “小潔是妍兒的娘,你要是當真像挽回小潔的心,我勸你最好把妍兒帶過來讓她們母女相見。不然,你往后也別來了,來了我也不會給你開門,你自個掂量掂量吧!”

    張斑失魂落魄的走了。

    第二天晌午一過,他又來了。

    聽到張斑來了的消息,小潔還有點期待的往外看了一眼。

    是的,昨日娘在院子里跟張斑說的那些話,小潔其實在屋里都聽到了,但她沒出來阻攔。

    因為娘說出了她的心里話,她真的真的好想看看自己的閨女,都五天了,從來沒有像這樣分離過。

    若是張斑今日帶了妍兒過來,她會把妍兒留下陪著自己。

    若是張斑能夠一直堅持過來,而且做出一些有實際行動的舉措來跟那個女人劃清界限,她或許可以看在孩子的面上給他一次機會。

    然而,張斑這一次依舊是一個人過來的。

    小潔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個人,是故意的,故意不帶妍兒過來,她恨他!

    。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