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歷史軍事 > 盛唐不遺憾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三個漢子無論如何都想不通,平時和藹可親,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工頭,怎么會做出如此讓人痛恨的事情,如此善面的一個人,怎么會如此的心狠手辣。

    都說相由心生,一個面善和藹,待人溫和,處處關心別人,為別人著想的人,難道不應該是一個好人么,怎么會如此的惡毒。

    其實,這三個漢子想的也沒錯,一般情況下是這樣的,不過,有的人善于偽裝,明明是心地歹毒之人,卻能夠將自己偽裝成一個善良的老好人。

    演技不好的人,自然很容易就能夠被發現,而演技好的人,就沒有那么容易被識破了,另外,一個人嘴里說的話,與心理想的很多時候未必是一致的。

    滿嘴仁義禮智信的人,反而很有可能是一個心地歹毒的人,按照后世某個哲人的說法,一個有道德的人,只會用道德來約束自己,只有那種喜歡用道德來約束別人,趁機撈取好處的人,才會經常把仁義道德掛在嘴邊。

    比如大名鼎鼎的劉皇叔,不就是這樣一個人么,這貨每次要搶奪別人的地盤的時候,總是要先說一番仁義道德,最后繞了一圈,在部下的勸說下,又以仁義的名義把別人的地盤給搶了,可謂是太不要臉了。

    有些人,每時每刻都在算計別人,一心想要占別人的便宜,為自己撈取好處,但表面上卻表現的非常仁義,給人的感覺就是和藹可親的,是值得信賴的,從而在不知不覺中把別人給騙了,但因為偽裝的太好了,如此,就算很多人被騙了,也覺察不到自己被騙了,甚至,還對欺騙自己的人感激涕零。

    像這種喜歡欺騙別人的偽君子,任何時代都有,一個比一個會裝,整天滿嘴仁義道德,總喜歡教人如何積德行善,而自己卻最是喜歡坑害別人,若是對其不是足夠了解的人,很容易被騙的團團轉,甚至終其一生都不能識破,而若是這個偽君子功成名就了,則也就有了不被指責的權利了,因為任何勝利者都也擁有不被指責的權利。

    工頭無疑是最可惡的,是主犯,而李三只能算是從犯,至于三個被騙的漢子,則是最倒霉的人了,不過,既然事情已經真相大白了,肯定不能就這么算了,工頭這些年騙的錢必須要吐出來,不但如此,等待工頭的還有律法的制裁,像這種人,必須要接受律法的制裁。

    王大寶看向李三,開口說道“如此說來,你只是從犯,那個工頭才應該是主犯,況且,你也只得了一百文,罪名也不是太大,若是肯出來作證,指出主犯的罪過,則也是大功一件,你的罪名就更輕了,念在你在府上作仆多年的份上,我也不介意出點錢疏通關系,如此,也就是一頓板子的事兒。”

    為了把事情搞定,王大寶只得開口安慰李三,以讓李安出來作證,指出那個工頭的罪過,進而把李安交代的事情給辦好。

    李安的管家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三個漢子,問道“你們還有什么說的嗎?”

    “多謝貴人為我們做足,我們就是想追回我們之前被騙的錢。”

    “我還想當面問問工頭,為什么要如此對待我們。”

    “我真想把工頭打一頓,他騙了我們這么多年,讓我們吃盡了苦頭。”

    三個漢子義憤填膺的說道。

    王大寶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既然事情都已經清楚了,不如我們帶著他們去縣衙,讓李三自首,然后由衙役把工頭抓來問罪,如此,這件事情就算辦好了。”

    李安的管家點頭道“說的是,我也是這個意思,走吧!咱們去縣衙,你去回復阿郎,把這里的情況告知一下。”

    說完,眾人一起前往長安縣的縣衙,準備把這件事情經公處理,讓工頭受到應有的處罰,畢竟,工頭做的這個事情實在是太缺德了,不經公處理的話,實在不足威懾作奸犯科之輩,既然工頭做了如此讓人惡心的事情,自然必須要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了。

    事情很快就傳到了李安的耳中,正在研發中心指導技術人才進行機器研發的李安,聽說了王大寶家里的情況,非常高興的笑了,這個事情早在預料之中,而關鍵如此處理,也非常的讓李安滿意,事情就應該如此處理,這個作奸犯科的工頭,必須要受到律法的制裁。

    從這位工頭多年來不斷的陷害手底下的干活苦力,量刑是絕對不輕的,至少也是流放的罪過。

    當然,若是這個工頭這些年沒有揮霍騙來的錢財,然后,把這些錢財都連本帶利的還給眾多被騙的工匠,則罪名也是可以減輕不少的,這就要看這個工頭究竟手里有沒有足夠的錢財了。

    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在量刑的時候,也同樣遵守這一定律,在有足夠的錢財賠償受害人損失的情況下,量刑自然就要低一些了,而若是沒有足夠的賠償錢財,則量刑必然要增加很多。

    判定官司的事情,自然由縣衙的人負責,李安并不需要去摻和了,這么點小事兒,用不著自己再去過問了,況且,研發中心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自己,電話機的改良工作也在進行之中,雖然已經研發出來了,但個頭確實有些笨重,拿在手里挺沉的,還有很多細節方便仍舊不夠完美,總之,提升的空間還是很大的。

    李安的最主要工作,始終都是研發高科技,管漢子的閑事,不過是閑著無聊的時候做點好事罷了,現在事情基本上已經搞定了,李安也就不用再去過問了,下面還有很多改良和研發工作在等著自己。

    在長安縣的縣衙,工頭剛開始還想狡辯,可隨著其余幾家仆人的自首,他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在強大的事實面前,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伙同各府仆人共同設計自己麾下的干活之人,從而讓這些人不但拿不到工錢,反而還要欠他很多錢,進而為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

    犯了如此嚴重的罪過,懲罰自然是不輕的,不過,由于這個工頭是一個守財奴,他通過欺騙得來的錢財并沒有被揮霍掉,而是被自己收在了家中,也就是說,這個工頭有足夠的錢財賠償這些工匠,而且連本帶利的賠償都是夠數的,如此一來,他的罪名便輕了很多。

    雖然這些被騙的干活之人非常痛恨工頭的行為,但只要是把自己損失的錢財找回來,心里也就不那么痛恨工頭了,所以,也對縣令表示,只要賠償到位,可以不繼續追求,由此,工頭的罪名便被大大的減輕了,再加上,工頭還有多余的錢財來賄賂縣衙里的人,如此,罪名就更輕微了,本來都說好了要流放三千里的,結果一通錢財使過之后,流放的距離改為八百里,也算不上是邊境,就是去窮一些的州郡生活,只要還有錢,到了目的地之后,還能繼續使錢,說不定三五年之后就又能回來了。

    總之,有錢就是好,有錢的人總能把難以解決的事情,給輕松的解決掉,就算是做了犯法的事情,有錢和沒錢的結局也是完全不同的,有錢可以極大的降低自己的罪名,不論是賄賂還是賠償受害人,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減輕自己將要受到的懲罰,而沒錢就只能接受更嚴厲的處罰了。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借錢還不上了,這是要坐牢的,可若是有錢還的上,那就用不著坐牢了,甚至啥事也沒有。

    白天一整天都在忙碌,到了傍晚的時候,李安在再次去了雙兒的家里,這一次依舊帶了不少的糕點。

    而等待李安的,則是一頓比昨日要豐盛十倍的飯菜,而且,家里還來了不少的人,都是曾經被他們共同坑害過人,這些人都是特意來感謝李安的,他們在縣衙走了一遭之后,得到了應得的補償,這些是他們多年的工錢,一下子全都到手了,而且,還有一些利益,雖然不至于是一筆巨款,但對于這些小人物來說,這么多的錢,也能算是一筆小橫財了,一下子得到一筆小橫財,他們怎能不好好的慶祝一下,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好好的感謝李安,若不是李安的幫助,他們到現在還被蒙在鼓里呢?說不定這一生就要給人還債了,這樣的日子想想都覺得可怕。

    李安數了一下,足有七八個漢子,每一個都一臉的感激表情,見了李安齊刷刷的全都跪下了,嘴里不停的道謝,倒是把李安給弄得不好意思了。

    “諸位都起來,都起來吧!一點小事不足掛齒,不足掛齒。”

    李安笑了笑,讓眾人都趕緊起來,做好事可不是為了讓別人感激的,是為了讓自己心里舒坦,只要自己的內心舒坦就好。

    那種做了一點好事,就想讓人感激自己的人,本身就是一種錯誤的心里,一個人在做好事的時候,一定不要想著讓別人感激你,否則,一旦別人做不到這一點,自己的心里就會不舒坦的,而若是一切都無所謂的話,心里就永遠都不會不舒坦了,畢竟,做好事的目的本身就應該是圖個內心的舒坦,怎么能指望得到別人的回報呢?

    “多虧了貴人,若不是貴人幫我們,我們至死都看不穿工頭的把戲,怕是要一輩子給人白打工了。”

    “是啊!貴人幫了我們這么大的忙,我們要一輩子記著貴人。”

    “來世就算是做牛做馬,也一定要報答貴人的恩情。”

    幾個漢子拖延了好一陣子,在李安的再三勸說下,這才爬起身來,然后全都站著讓李安坐。

    院子里的椅子被換掉了,比之前的椅子還要好,還多了一些嶄新的小凳子,另外,家里的碗筷和盆盆罐罐,也有一部分被更新了,這些新的普通家具,應該是新買的家具,畢竟,漢子現在手里也算是有點錢了,買點普通的家具,還是負擔的起的,這樣也能讓自己的家里看上去有那么點樣子,不至于太過于寒酸。

    為為了感謝李安的恩情,其余的漢子也沒有吝嗇,他們每個人都拿出了一部分錢財,買了好些酒菜,把亭子里的石臺都占滿了,放不下的那些,只能放在旁邊的空桌子上,隨時可以往臺子上添加。

    小家具和飯菜,隨時都能買來,但整修房子,那可就不是一天兩天能夠搞定的事情了,沒有十天半個月是搞不定的,所以,雙兒家的房子暫時還是破舊的,但李安相信漢子現在手里有錢了,要不了多久是肯定會拿出一部分錢,來整理自己家房子的,到時候,若是李安再來的話,就不用待在露天的院子里就餐了。

    因為準備的非常充足,該聯系的人,昨日都聯系好了,所以案子上午就審理清楚了,中午的時候,這些漢子就已經拿到了本該屬于自己的錢財,下午的時候,這些孩子在街道上買了好些酒菜,一下午雙兒的母親都在忙碌,準備了足有三十多份菜肴,還有一些拿手的糕點,不在乎有多好吃,但這些都是他們的一片心意。

    “天色也不早了,咱們入席吧!”

    在與眾漢子客套一番之后,李安笑著說道,既然人都來了,這一頓飯是不吃也得吃了,要不然是會寒了眾漢子的心的。

    雖然這頓飯的規格很低,酒菜都是市面上常見的,也沒有昂貴的山珍海味,但漢子們能有這一片心意就足夠了,就足夠讓李安高興的了。

    作為眾漢子的大恩人,李安自然是要坐在上席的,而且,上席只有李安一個人,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分享,其余的漢子都坐在左右兩側和對面,甚至還有兩個漢子坐在對面和側面的拐角,而最慘的當然是婦人了,她忙活了一下午,卻連上桌子的權利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群大老爺們吃飯,然后,時不時的添菜添飯,別提有多賢惠了。

    。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