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武俠修真 > 仙界贏家 > 第3059章 不會理解
    謝勝臉很白。

    有一道無形的山壓在他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無論他怎么激發血脈之力,都無法撼動那座山,或者說,無從撼動,他甚至感知不到那座山是什么,無著力處,又如何去使力挪開?

    只覺得那是一種根本無法抗拒的力量,就像輔國是他父親一樣,完全不可能改變。

    這就是周舒的實力么?

    他不是沒和修行者交過手,在國都里,他每個月都要和不同的人交手,其中過半是修行者,各種各樣的法則之力他也接觸了不少,也知道如何用血脈之力去抵擋去克制,可這周舒的力量,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做。

    正思慮間,那大山倏然消失。

    他立時站起來。

    時間不過兩息,但好像過了幾年那么長。

    看了眼周圍,那些獬豸族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連謝迅謝寧也在內。

    他看向周舒,緩緩道,“我……”

    周舒很平靜的道,“你沒準備好對吧?這次你先出手,還有,不要用真實之影。”

    “哦。”

    謝勝猶豫了一下,他本來想說認輸的,但周舒這樣說他當然不可能去反駁,那就再試一次吧,也許是真的沒準備好呢?

    光芒閃過,他額頂綻出一根獨角。

    角作寶塔形,十一節,晶瑩透亮,外面籠著一圈圈金色光環。

    “十一節金角?”

    “謝勝都修煉都到這個程度了么,快要趕上大將了啊!”

    “真是天才,他好像還沒有一千歲吧?”

    人群中傳來一陣驚詫聲。

    對獬豸族來說,獨角上的節數就代表著實力。

    獨角最多為十九節,等同于修行者中的圣人,而獬豸族目前沒有這樣的人,最高的就是輔國大將和國主的十五節,而十二節差不多等同于修行者中的混元金仙,至于要成為獬豸國的大將,基本要求是十三節。

    他們好像都忘了剛才謝勝的狼狽,也許真的是沒準備好。

    周舒注視著獨角,很平靜。

    他看過謝迅全力發功,謝迅展現出來的角是十三節,謝勝能有十一節,的確是相當強了。

    但對他來說,和一節獨角也沒什么區別。

    在經歷了秩序之手的打磨后,如今他的舒之力里也有了秩序之力的影子。

    帶有秩序之力,就意味著舒之力為對手界定了強弱之別,——當對手達不到周舒的標準時,就和一般人沒有區別,差一線也是差,差一百倍也是差,這個標準,對周舒來說就是混元金仙實力。

    簡單的說,只要對手不是混元金仙,周舒就能輕而易舉的擊敗。

    當然有例外,那就是對手對秩序之力有所了解,哪怕只一點,也就有了打破秩序的可能,但要是一點了解都沒有,那沒辦法,就只能屈從于秩序,秩序說什么,那就是什么,絕對不可能去反對。

    謝勝了解秩序法則么?

    不了解,那么在他有混元金仙實力也就是獨角十二節之前,不管他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打敗周舒。

    所以周舒不在乎謝勝是用本體還是真實之影,結果反正都一樣,舒之力一過去,他就不可能抵擋,就像雞蛋不可能擋住石頭一樣,煮熟了也不行。

    必須要說一句,秩序,的確是對付弱者最好的法則。

    強者制定秩序,而弱者必須服從秩序,抵擋是沒有意義的。

    有了秩序之力,對于比自己弱的人,周舒基本不用費心思了。

    法則的作用,并不單純體現在力量上。

    說起來周舒必須要感謝歸墟秘境里的那一道劫雷,第一次讓他感知到了秩序的力量,也初步了解了秩序,更激發了要打破秩序的想法,如果沒有當初那一道雷,他還能不能有今日,誰知道呢。

    謝勝不知道自己必輸無疑,他還在做最大的努力。

    隱約可見,身上金光流動,凝如江河,那是血脈之力顯化體外的表現。

    伴著一聲沉吼,一股浩然大力猛然沖向周舒。

    速度并不算快,地面深深陷下,一條深坑顯露出來,正符合獬豸族的特色,面對面的交鋒,正大光明。

    周圍的人都紛紛后退,雖然明知道不會傷到自己,但仍然被威勢所震,不敢不退。

    周舒站得很直,揮了揮空落落的袖子,起了一陣微風。

    旁邊的人似也看出了什么,但一點有力量的感覺都沒有,臉上全是疑惑,就這,也能擋住謝勝?

    然而還真就是這樣。

    微風遇到大力,微風繼續向前,而大力直接轉頭。

    地面那道越發深了,泥土飛濺,仿佛可以看到,那股大力正沿著原路回去,被微風推著走。

    很多人的疑惑停滯在了臉上,很久都沒消去。

    謝勝立在那里,也不想認輸了,使了死力和周舒對抗,想要把那微風擋開,驅散,雖然很快他就發現,不管怎么做都是徒勞,哪怕金色流光把身體都覆滿了,血脈之力幾乎要流淌出來……

    結局還是一樣。

    微風慢慢吹到身邊,他好像被錘子打了一下,直接飛了出去。

    這次爬起來得很快。

    他立在那里,猶豫了兩息,便行禮道,“周城主,是我輸了。”

    周圍一片寂靜。

    這是他們想不到,也不想看到的結果,就這樣發生了,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能說什么。

    周舒很平靜,“嗯,那就說好了,五十年。”

    “好,五十年,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奴仆小廝!”

    猶豫了一會,謝勝還是說出了口,說得斬釘截鐵,輸了就認,這才是獬豸族,而且他沒什么不服氣的,的確不是周舒的對手,甚至不知道怎么去贏,想知道,就必須聽周舒的,聽父親的。

    去仙舒城,雖是他的想法,但更是謝正的囑咐。

    他起初還不明白父親為什么會這樣說,但現在,他好像懂了一些。

    周圍一片驚呼,但在謝寧和謝迅的怒視中,很快就消失了,人群也很快散去。

    “就這樣吧。”

    周舒點了點頭,“謝老,我們去看看陣法。”

    “好,”謝迅走過來,帶著些感慨,“周舒,現在蓋羽白和典度云再來,就算沒有輪回池,你也能輕松應對了吧?你的成長,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

    周舒笑了笑,“不一定。”

    謝迅有些不高興,“什么不一定?你一個殘缺的魂影,都能輕松擊敗謝勝,換了本體,這里誰是你對手?”

    周舒搖搖頭沒再說話,要說魂影和自己沒區別么?就算解釋了,他們也不會理解。

    。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