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零七章 琳瑯玩命
    靈魂之間的撞擊,可以說是最為危險的,甚至一瞬間分出生死,也都不是不可能的。

    一般情況下武者間的戰斗,不論是拳腳、武器和武技間的拼斗,哪怕是精神領域間的交手,都是可以做到進攻的過程中,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

    可是靈魂間的戰斗,卻是裸的證明那句“殺人一千,自損八百”,哪怕是占據絕對優勢的一方,在攻擊對方的同時,也不可能讓自己毫無損傷。

    剛剛的攻擊明顯是由琳瑯主動,可是他在沖撞向藤方的時候,就好像一只瘋狂奔行的公牛,與站在原地的公牛撞在一起。

    站在原地的公牛,固然會受到不小的傷害,可是對于奔行的那只公牛,同樣會產生傷害,只是相比較傷害要稍微輕一點而已。

    琳瑯雖然很想一瞬間就將藤方的靈魂毀掉,可是他在動手的時候就明白,藤方既然已經選擇了融合魂種,自己幾乎沒有這個希望,除非自己打算抱著與對方一同毀掉靈魂的結果。

    所以他剛剛的全力沖撞,目的實際是打算要將藤方的靈魂,直接給排出自己的腦海。只要能夠將對方踢出去,那么自己也等于獲得了勝利。

    可是藤方自然也明白對方的目的,所以藤方強忍著劇痛,強行讓自己的靈魂又留了下來。在留下來的同時,藤方仍然不顧一切的去融合自己的魂種,這是他現在能夠做到的唯一一件事。

    琳瑯在這個時候也不好受,沖撞產生的震蕩,直接就是自己腦海的精神世界,那種撕裂般的劇痛,此時還彌漫在靈魂和腦海之中。甚至他已經分不清楚,靈魂更痛一些,還是自己的腦海更痛一些。

    “藤方,你以為這樣就能夠得逞么!這里是我的腦海,你現在連身軀都沒有,我只要將你驅逐出去,你就只有靈魂毀滅這一條路,我要親眼看著你靈魂徹底毀滅。”

    琳瑯一邊怒吼著傳音,靈魂同時快速蠕動著,瘋狂的調動著腦海中的精神力。為了掃清藤方這個威脅,他也是決定將全部力量都集中起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危險的感覺來到,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發現鄭爐竟然已經陷入重重人影之中,那具詭異的男性軀體,竟然以恐怖的高速移動,直接將鄭爐所有逃跑的路線全部封死。

    突然出現這樣的變故,琳瑯也不禁大驚失色,按照他之前的判斷,自己還有不少的時間,能夠幫助鄭爐周旋,只要自己先將藤方這個麻煩解決掉,再回過頭來對付左風和那詭異的男性軀體便可以。

    然而他的計劃雖好,卻無法預料到,這男性軀體怎么就突然間變得如此“瘋狂”,更是表現出了難以想象的超高移動速度。

    在這樣的情況下,琳瑯也有些手足無措,隨即他就發現了一個細節,在那陣法之中,突然出現了無數的黑色的顆粒狀塵埃。

    當看清那些如塵埃般的“顆粒”后,琳瑯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他到現在也終于明白,為何那具男性軀體,能夠以如此恐怖的速度移動了。

    那些黑色的顆粒,全部都是魂種,而且是屬于自己魂種的一部分。之前左風利用從空間裂縫中抽取出來的空間鋒刃,直接將魂種切割成了無數細小的部分,當時還以為這是左風在故意報復自己。

    現在看來,左風在那個時候,便已經做好準備,利用這些切割下來的魂種,來幫助魂種快速移動。

    可是要實現這一點,卻還有著一個問題,那就是魂種本身的特點,一旦暴露在外,會不斷的消散。一整顆完整的魂種,大約在三到四息便會徹底消失,眼前如同塵埃般細小的顆粒,應該瞬間就消失才對。

    然而左風散在陣法之中的細小魂種,就那樣漂浮在其中,絲毫都沒有消散的意思,不斷的保證著那具男性軀體可以不斷的吸收。

    ‘陣法!問題出現在陣法上,這是唯一能夠解釋那些魂種的碎片,可以一直不消散在天地間的原因。道理應該是這個道理,可這真的是能做到的么?要做到這一步,起碼需要讓陣法之內與外界徹底隔絕啊!’

    琳瑯心中充滿了不解和疑惑,更多的是他內心之中的無法置信,畢竟陣法與外界隔絕并非無法做到。可是按琳瑯所知,要做到這一步,起碼需要搭建出一套完整的大陣。

    并非是以靈氣隨便凝煉出的陣法,而是需要各種珍貴材料,煉制出各種復雜的陣法部件,然后將之一點點組合在一起。要構建一套與外界徹底隔絕的大陣,短一點要數月時間,長的話數年光景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可是剛剛左風構建陣法,前后加在一起,恐怕還不到兩刻鐘,這如何能讓琳瑯接受,簡直就是超出了人們的一般認知。

    他哪里知道,眼前大陣的構建,其思路主要來自于八門空間內的大陣,不僅隔絕手段極佳,同時構建結構非常精妙,再加上了大量的遠古符文的加入,這才能夠實現眼前奇跡一般的效果。

    相比大陣與外界的徹底隔絕,反而那釋放出來的無數絲線,相對來說反而要容易許多。

    眼看著那大陣之中的鄭爐逃無可逃,琳瑯幾乎要發瘋,當即發出命令,指揮鄭爐調動全部靈氣,即使讓肉身嚴重受損,也要與那男性軀體死拼到底。

    與此同時,琳瑯開口大聲命令手下,說道:“全力出手,給我毀掉那大陣,殺了左風,殺,給我殺!”

    到了這個時候,琳瑯已經不再有任何保留,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動手,鄭爐恐怕就要保不住了。

    那些新狩郡武者,本來還有一部分分散在周圍,在聽到琳瑯的命令后,一個個都快速沖出,齊齊朝著左風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可是左風這邊剛剛一動,風雁交易行內,琥珀目光陡然一寒,沉聲喝道:“留下一部分人守住防御陣法,其他人都跟我來。”

    雖然一直在旁觀,可是琥珀卻很清楚眼前的形勢,更知道左風現在的行動,會直接影響整個戰場的局面。

    那些新狩郡武者,之前一直虎視眈眈的環繞在周圍,自己必須小心提防著。現在見到對方動手,琥珀也再沒有半點遲疑,立刻招呼身邊的同伴出手。

    幾乎在琥珀聲音喊出的同時,那兩只妖獸就迫不及待的怒“吼”一聲,龐大的身軀拔身而起,如兩團黑影般直接朝著新狩郡武者撲了過去。

    反而是琥珀和丁豪兩人慢了一線,隨后騰身而起朝著戰場沖了過去。另外風雁交易行內的左家村中,幾名長老加上達到感氣期的武者,明知道自己的實力不足,卻還是義無反顧的沖了出去。

    他們之前眼看著左風為了村子里的人,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之后又跟那實力強悍的鄭爐在周旋。連七階半化形的雷夜,明明受了傷仍然還半步不退,這些早已經感染了眾人,所有人心中的斗志都被點燃了。

    若非需要留下一部分人守住風雁交易行,恐怕那些淬筋期武者都會不顧一切的沖出去。他們哪怕只能在地面發動攻擊,這個時候也愿意盡一份力。

    下達命令后的琳瑯,此時身邊就只剩下了十名身穿黑甲的武者,以及烏蘭帶著幾人押著琳智在旁邊。其他人這個時候,都干脆的加入到了戰場中。

    丁豪在拔身而起的時候,目光還忍不住深深的凝注在琳智身上。可是當他真正沖向敵人后,卻是再不多看一眼,明顯是無法原諒,琳智對于眾人的背叛。

    天空之中圍繞著左風那一片大陣,一場大戰在瞬間爆發,可是琳瑯現在卻根本無暇顧及。因為他在發出命令的一刻,便已經感受到,一陣特殊的靈魂波動傳出。那道靈魂波動,代表了藤方的靈魂與其魂種,終于完成了最后的融合,琳瑯因為忙于對付左風,最終沒有能夠阻止。

    在心中已經將左風祖上十八代都痛罵了一遍,琳瑯將注意力重新沉入到腦海的精神世界中。大吼了一聲,便開始發動攻擊,這一次他不僅調用了精神力,甚至這一次他連自己的生命力也一并調取。

    如果可以他當然不愿意燃燒生命,畢竟一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甚至這種消耗,在未來是極難修復的,可是琳瑯此時卻沒有別的選擇。

    當精神力和生命力不斷注入后,琳瑯的靈魂仿佛變得越來越凝實一般,甚至于在他精神世界中,靈魂已經開始慢慢的凝化出一道人形虛影。

    當這道虛影凝聚成型之后,琳瑯就開始快速向前沖出,同時那虛影猛的舉起雙手。接著那雙手就開始膨脹,甚至很快就超過原本靈魂的大小。

    見到這一幕,藤方的靈魂也是微微顫抖,他知道琳瑯要開始玩命了,自然也不敢有半點含糊,魂種與魂介的力量被其調動起來,這一次沒有留在原地,而是直接迎了上去。

    就在雙方即將要接觸的時候,外界陣法之中,一陣劇烈的撞擊聲響起,鄭爐與那天炎之軀,直接撞在了一起。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