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2242章 殺手锏
    “狗賊蕭峰,今天要讓你血債血償!”莊聚賢看到對面那魁梧的身形,眼圈瞬間紅了。

    蕭峰一頭霧水,上前一步朗聲說道:“閣下每次見我口口聲聲與蕭某有血海深仇,敢問到底是何仇怨?”

    他身形高大,舉手投足就有一種莫名氣勢,莊聚賢曾經目睹他在聚賢莊大殺四方的場景,可謂是心中一個極大的陰影,見他逼過來不禁心中一懼,嘴里喏喏一時間倒也說不出話來。

    “切~”見這個新任的丐幫幫主竟然這么慫,周圍頓時一片噓聲,丐幫中人更是顏面無光,很多根本就不服莊聚賢,依然懷念蕭峰這個舊幫主,紛紛殷切地望著他。

    “你這個契丹狗賊,為了隱瞞身世,殘殺中原各路英雄,我們莊幫主自然與你有血海深仇。”見莊聚賢不頂事,全冠清急忙幫腔道。

    蕭峰大怒:“全冠清你需要妖言惑眾,我什么時候殺了那些人了。”

    邊上的段譽疑惑無比,心想上次白世鏡的死因父親不是修書一封交到丐幫了么,想來其他受害者也是這樣,為何他們還怪罪大哥。

    全冠清見蕭峰猶如一頭憤怒的獅子瞪著自己,擔心他沖下來殺了自己,到時候真沒人攔得住他,急忙說道:“怎么,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你也想殺人滅口么?莊幫主不要和他廢話,替中原武林清理門戶。”

    “好!”莊聚賢這時候也緩了過來,整個人猶如一顆炮彈一樣往蕭峰沖去,左手凌空劈出,右掌跟著迅捷之極地劈出,左手掌力先發后至,右手掌力后發先至,兩股力道交錯而前,詭異之極。

    蕭峰上次和他交過手,知道他內力非常深厚,而且其中還夾雜著冰蠶寒毒,極為不好對付,不過他本人也是遇強則強的對手,見對方直接攻了過來,他豪氣頓生,大笑一聲:“來得好!”

    說話功夫也運起降龍十八掌,正面硬碰硬和對方接了數掌,兩股強橫的內力相碰,整個擂臺都有些搖晃起來。

    一旁觀戰的旭烈兀暗暗心驚:“中原武林人人都北喬峰南慕容,北喬峰果然名不虛傳,那這些年聲望更在他之上的宋青書,到底何等恐怖?”

    南宋這邊薛寶釵望著臺上的戰局忍不住蹙眉道:“我看那位蕭大王每一掌過后身子都有輕微的顫抖,難道這個莊聚賢內力竟然高成這樣,連大名鼎鼎的蕭峰也不是對手?”

    宋青書隨口答道:“莊聚賢體內的冰蠶寒毒得到神足經內功的培養,正邪為輔,水火相濟,已成為天下一等一的厲害內功,當然純粹以內力相比,蕭峰并不弱于他,但莊聚賢內力里還夾雜著一等一的寒毒,這樣他就有些吃虧了。”

    說完過后他很有求生欲地加了一句:“之前聽楊姐姐提起過。”

    “原來如此……”聽到是黃衫女說的,薛寶釵倒也沒有懷疑。

    宋青書此時思緒卻發散開來,想到神足經的秘籍自己也有,曾經教給那些紅顏知己時的情形,特別是教陳圓圓的時候,想到那活色生香的畫面,他便有些口干舌燥。

    此時臺上已經有了變化,蕭峰畢竟戰斗經驗豐富無比,當即呼呼猛擊數掌,趁莊聚賢舉掌全力相迎之際,倏地右腿橫掃。

    莊聚賢所長者乃冰蠶寒毒和神足經內功,拳腳上功夫全學自阿紫,那就稀松平常之極,驀覺腿上一陣劇痛,喀喇一聲,兩條小腿脛骨同時折斷,便即摔倒在地上慘叫起來。

    蕭峰朗聲道:“丐幫向以仁俠為先,你身為一幫之主,出手卻歹毒無比,沒的辱沒了丐幫數百年來的俠義美名!”

    只聽得群雄“咦”了一聲,原來莊聚賢摔倒時臉上的面紗掉落到一旁,旁觀眾人見丐幫幫主一張臉凹凹凸凸,一塊紅,一塊黑,滿是創傷疤痕,五官糜爛,丑陋可怖已極,無不駭然。

    蕭峰本來準備結果了他的性命為武林除害,可看到他的模樣也不由得愣住了。

    聽到周圍人議論紛紛,各種鄙夷厭惡的表情,莊聚賢眼睛里盡是淚水,大聲說道:“狗賊,你殺了我好了,就像你在聚賢莊殺了我爹和伯父一樣。”

    “聚賢莊、莊聚賢,”蕭峰終于反應過來,“你就是游坦之?”

    游坦之昂首道:“不錯!”

    蕭峰長嘆一口氣:“你爹和伯父雖不是我所殺,但也算得上因我而死,我又何必再殘害他們的后人,你走吧。”

    說完擺了擺手,身形落寞地走出校場,這一瞬間他忽然想起聚賢莊的種種,唯有想起阿朱的時候,心中方才升起一絲溫暖。

    第二場分出勝負,游坦之也被全冠清派人抬了下去治療,第三場比試緊接著開始。

    旭烈兀對陣陳家洛。

    陳家洛當年在中原失意遠走西域,幸好得蒙木卓倫部收留,一直想報答這份恩情,更何況他對霍青桐的妹妹香香公主一見鐘情,更希望為木桌倫部立下大功。

    若是換作其他對手雙腿已斷,說不定他不屑于趁人之危,但旭烈兀是木卓倫部的大敵,更何況對方手里還有火槍,他就沒有這份顧慮了。

    比試開始過后,陳家洛忌憚他火槍的威力,不停地移動身形,火槍威力雖大,但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不能連發,開槍過后裝彈的時間足夠高手攻擊很多次了。

    所以只要躲過第一槍,后面就立于不敗之地。

    “砰!”

    旭烈兀開槍了,陳家洛倉促間閃避到一旁,饒是如此還是差點被擊中,心想由武林高手來射擊,不管是角度還是時機都相當難以防范,威力比尋常人開槍大很多。

    不過對方這一槍沒有命中,注定了這次勝利屬于自己。

    陳家洛迅速往對方沖了過去,不過他也有些忌憚旭烈兀的內力,打算利用他行動不便來大做文章。

    剛出現到輪椅側面,旭烈兀的左手倏地抬了起來,望著那黑乎乎的槍口,陳家洛頓時傻眼了,怎么還有一支槍?

    這時他心中也明白過來,對方剛剛故意先開一槍,就是為了麻痹自己,否則就算他有兩支槍,自己也不至于這么容易被擊中。

    “砰!”

    一聲巨響,陳家洛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