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科幻小說 > 超級寫手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邪道(141)
    我確實沒有算出來你五弊三缺犯的是什么。  林不凡對王鶴瞳說道。

    這是好事啊。柏皓騰高興的說道,林不凡也笑著跟著點頭。

    暮婉卿在外面待了大約半個小時,她覺得那九宮八卦陣已經沒有問題了,這才從外面走了進來。暮婉卿進來的時候手里還抓著一把草,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林不凡三人看到她進來全部都把嘴閉上不再說話了。

    暮婉卿進來也不說話,她從她隨身帶的包里拿出了一團紅繩,然后用紅繩開始扎起了草人。

    我來幫你吧。林不凡走到暮婉卿的身邊抓起放在她面前的草跟她一起扎了起來。

    現在的年輕人好像都不會扎草人。暮婉卿一邊扎著草人一邊說道。

    我這也是小的時候跟我師傅學的。說到這的時候,林不凡想起小的時候師傅耐心教他扎草人的畫面,很溫馨。

    我的師祖張檜常常跟我講你師傅張老會長的故事,他是一個大英雄,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他,可惜我一次也沒有見過他。暮婉卿惋惜的說道。

    我也有二十年沒有見過我師傅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過的怎么樣。林不凡嘆了一口氣說道。

    林不凡跟暮婉卿一共扎了九個草人,她扎了五個,林不凡扎了四個,也不知道她扎這個草人有什么用。接著暮婉卿又掏出九張黃符紙然后將其剪成九個紙人貼在了草人的身上,然后她開始給那草人畫眼,鼻,嘴,草人的胸口則是畫著繁體的符咒。

    師姐,你用這個草人做什么啊王鶴瞳坐在暮婉卿的身邊問道。

    九宮八卦陣是個困陣,為的就是將那九具僵尸困在里面,而這九個草人是用來拖住那九具僵尸的,以免他們破陣逃跑,你聽明白了嗎暮婉卿耐心的對王鶴瞳解釋道。

    恩,我聽明白了大師姐。此時王鶴瞳如同一個乖乖女一般,這個樣子的王鶴瞳讓林不凡跟柏皓騰感到很不自然。

    你們家里有糯米嗎暮婉卿向趙鳴問道。

    有,昨天林道長在鎮子里買了四袋糯米用了一袋,現在還剩三袋。趙鳴指著別墅正廳角落里的三袋糯米說道。

    那就好。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暮婉卿是一個心思稠密的人,她想事很全面,畢竟這次要對付九具僵尸,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傷亡,一旦被僵尸咬傷不及時清理尸毒的話,那后果是不堪設想的,畢竟這別墅離小鎮有一個半小時的路程,由于剛下完雨,道路格外的泥濘不堪,想要到鎮子里的話起碼要兩個小時,到那時候可能會有點晚了。

    人們吃完飯等到晚上九點左右,也沒有等到那群僵尸來,林不凡向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烏云密布,隨時都有下雨的可能。

    今天晚上這個僵尸恐怕是不會來了。林不凡指著外面的天說道,因為僵尸在雨天是很少出沒的,他們在出沒的時候一般都會選擇有月亮的時候。

    是啊,今天晚上沒有月亮。柏皓騰跟著附和道。

    他會不會到別的地方去,不來我們這里了,那我們這不是傻等嗎王鶴瞳猜疑道。

    應該不會的,僵尸雖然沒有記憶,但是他們還是有一定智商的,尤其僵尸達到了飛尸級別他的智商也會比那些普通的僵尸高上很多,他們知道這個別墅里有人,那個飛尸也嘗到了人血的滋味,所以他一定會來的,現在只是時間的問題,昨天那群僵尸第一次吸血,估計他們要消化一段時間,所以今天晚上不來也在常理之中,但是我們大家也要保持住警惕,不能有一絲的松懈。暮婉卿對著眾人說道。

    林不凡幾人都贊同暮婉卿所說的,然而林不凡也覺得這個暮婉卿確實是個不簡單的人物,林不凡心里有點暗暗的佩服她將這件事分析的頭頭是道。

    這眼看天就要下雨了,用不用把棺材上貼的陣符收回來王鶴瞳指著外面棺材上的陣符對暮婉卿說道。

    淋濕了再重新畫,勤能補拙,人怕的就是懶惰,也謝謝師妹你的提醒,為了防止下雨淋濕棺材上的陣符,千萬不要養成懶惰的習慣,你們三個現在就開始多備點陣符,我有點累了休息一下。暮婉卿說完這話就將眼睛閉上,然后靠在沙上休息。

    這位姑娘,樓上有房間,你去樓上休息吧。趙鳴關心的對暮婉卿說道。

    不用了。暮婉卿搖著頭說道。

    柏皓騰與王鶴瞳聽了暮婉卿的吩咐,他們趕緊將筆,朱砂,還有黃符紙拿出來開始畫符,林不凡也不敢怠慢,也跟著他們一起畫了起來,暮婉卿說的話很有道理,人怕的就是懶惰,一旦讓懶惰變成了習慣的話,那這個人就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我真是嘴欠,沒事說什么陣符啊王鶴瞳在心里念道,此時她都想給自己一個嘴巴子。

    林不凡三人畫符,趙鳴也幫不上忙,他坐在沙上將那的那桿長槍拆了下來,然后開始擦拭著各個部位的零件,他擦拭槍的時候不時的向暮婉卿看去,從趙鳴的眼神中林不凡看到了疑惑還有好奇,其實林不凡跟趙鳴一樣,對這個暮婉卿充滿了好奇。

    好困啊。王鶴瞳一邊畫符一邊打著瞌睡說道,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暮婉卿不說停,王鶴瞳根本就不敢停。

    嘩,嘩,嘩此時天空下起了瓢潑大雨,大雨將別墅的窗戶打的是劈了啪啦的響。

    看來,那些僵尸今天晚上是不能來了。林不凡對柏皓騰說道。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柏皓騰點著頭說道。

    你們幾個睡覺去吧,今天晚上我守著,有什么事的話我會叫你們的。暮婉卿睜開眼睛對林不凡四人說道。

    大師姐,我陪你吧。柏皓騰對暮婉卿說道。

    不用了,你們都睡吧,我自己可以的。暮婉卿冷冷的說道。

    那大師姐我們去睡覺了,有事你喊我們就行。王鶴瞳說完就往樓上走去。

    我也有點累了,昨天晚上才睡了不到六個小時。柏皓騰伸了個懶腰也往樓上走去。

    那我也去休息了,從昨天到現在我就沒合過眼。趙鳴懷抱著手里的長槍向客廳旁邊的屋子里走去。

    時間不早了,你也回去睡吧。暮婉卿望著外面的那九口棺材對林不凡說道。

    我暫時還不困,在這陪你一會兒吧。林不凡對暮婉卿說道,暮婉卿沒有回話,眼睛一直看著外面。

    暮道友,你家是什么地方的林不凡先開口對暮婉卿說道,畢竟兩個人待在這客廳里不說話有點無聊。

    龍虎山。暮婉卿所說的答案根本就不是林不凡想要的。

    我是說你出生的家在哪。林不凡繼續問道。

    沒有。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身子輕微的顫了一下,由于暮婉卿是背對著林不凡,所以林不凡根本就看不見她臉上的表情。

    我是一個孤兒,如果不是我師傅好心的將我撿回去并撫養長大,恐怕就沒有現在的我。林不凡感嘆的說道。

    你也是個孤兒暮婉卿轉過頭向林不凡問道,暮婉卿的臉雖然很白,但此時的她臉有些顯得蒼白。

    恩,我師傅是在亂葬崗現我的,應該是我的父母把我遺棄在那了。林不凡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雖然在笑,但是林不凡笑的很勉強,如果讓林不凡再選擇一次自己人生的話,林不凡會選擇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過那種簡單平凡一家三口的生活,但是林不凡沒得選,老天也不會讓你選。

    有些事,上天早就已經安排好了,我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接受命運的安排。暮婉卿說完這話的時候轉過身繼續望著烏云密布的天空。

    不知道暮道友學道幾載了林不凡又問道。

    我現在不想說話了,讓我一個人靜靜吧,你還是去休息吧。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有些冰冷,原本林不凡怕她一個人孤單,想陪她說說話,既然人家這樣說,林不凡也只能上樓睡覺了。

    那好吧,我上去睡覺了,如果你困了的話,你就到二樓的2零三房間找我,我幫你看著。林不凡對暮婉卿說道,暮婉卿沒有回話,只是點了點頭。

    林不凡還是跟二柱子睡在一個屋子里,等林不凡回到屋子里的時候,林不凡看到二柱子這小子還在睡,這小子從下午五點一直睡到了現在,林不凡爬到床上閉上眼睛就睡著了,林不凡也有些累了。

    這大雨下了一晚上,一直下到凌晨五點多鐘才停,當林不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林不凡瞇著眼睛就往樓下走去,等林不凡走下樓的時候看到暮婉卿仍然保持昨天晚上的姿勢站在門口看著那九口棺材。雖然林不凡醒來已經是七點了,但王鶴瞳,柏皓騰還有趙鳴他們三個還沒有醒來,二柱子更是睡的一塌糊涂。

    未完待續。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