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狂神刑天 > 第三千九百六十六章節 警惕
    第三千九百六十六章節警惕

    “這一場界域戰場之行,這一場天地大劫,究竟是一次陰謀,還是一場機遇,又或者是一場災難!”對于世界的了解越多,刑天的心中越是有著諸多的疑惑,有著諸般的擔憂,雖然帝都的人道大陣可以給自己的修行帶來巨大的好處,可是在這好處的背后會沒有危險,會沒有陰謀,甚至是整個天地大劫在刑天看來都有可能是陰謀。

    世界融合,或許這只是一個期待,或許當自己的修行有成時,世界融合也是一場空談,整個世界都會崩滅!不知道為什么,突然之間刑天的心中有了這樣一份念頭,本尊的心中有如此的念頭,給刑天帶來了巨大的沖擊,雖然這僅僅只是一時的念頭,可是刑天心中卻無比的沉重,能夠讓自己在蛻變之中出現這樣的念頭,或許這界域戰場之行真得是一場陰謀,所謂的世界融合也只是一個笑話,不然自己不會有這樣的警惕!

    這個時候,刑天本尊的身心都在與世界交融,都在完成后天的蛻變進化,可以說刑天的混沌神魔真身那是在與天地交融,這個時候出現這樣的感覺,這絕對不是一時的幻覺,而是心中的示警,又或許是自己幻身在得到人道感悟之時,對自身的沖擊,讓自身察覺到了危機!

    “留給自己還有多少時間,這方世界究竟會走向何方,自己真得要將希望寄托在世界的融合之上,真得要將自己的生死寄托在外力之上,一但世界破滅,天地崩潰,這方世界會有多少生靈活下來,自己能夠在那天地崩滅之中存活嗎?”刑天暗自搖了搖頭,一但這樣的危機出現,別說是刑天,就算是真正的先天混沌神魔也沒有那樣的底氣!

    “不,我不能再將生命寄托在外力之上,不能將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秘境世界之中出現了遠古神魔,無論是對方在布局,還是真得在回歸,或許這都是一種警示,我不能再對任何力量抱有幻想,時間不等人,我需要做出改變了!”

    當心中突然之間有了這份感應后,刑天的本尊的觀念發生了變化,當本尊有所改變時,幻身也瞬間有所察覺,如果說之前刑天幻身并不急于行事,而是將心思放在這人道本質的感悟之上,那么在一瞬間之后,他也做出了改變,人道的本質雖然很重要,對自己的世界大道修行更有益,可是在生死面前,這份感悟也不值一提,這份機緣也可以放下!

    “呵呵!這世界還真是有問題,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變化,如今連本尊都感受到了威脅這真是天大的問題,這世界究竟要走向何方,是那世界意志在布局,還是那些回歸的遠古神魔在布局,又或者是那至高混沌世界的強者在布局?”

    無論是那一種情況,如今刑天不得不改變,雖然心中有些不舍,可是當斷則斷,帝都的人道大陣再好,感悟人道本質的機緣再大,也沒有自己的性命來得重要,指望著世界融合,借助著兩大世界融合回歸至高混沌世界,或許這是遙不可及的事情,而且這機會也很有可能會破滅,如今自己想要保全自身,就必須要依靠自身的力量撕裂虛人,撕破這世界的壁壘,以大力量破空而去,回歸至高混沌世界,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是值得地!

    若是有人知道刑天此主必的想法,必會大為震駭,無論刑天有多強大的底蘊,無論刑天有多大的力量,妄想要撕裂虛空,自行破開空間回歸至高混沌世界,這真得太自大,太自以為是,從這界域戰場世界出現以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真得沒有,要知道這界域戰場世界可不是一般的世界,這是僅次于至高混沌世界的強大世界,這樣的世界壁壘無比的強大,就算是站在這方世界巔峰的那些強者也做不到,甚至是這方世界的世界意志也不允許這樣的情況出現,畢竟有人做到了,必會傷及世界的本源,會給世界意志帶來巨大的沖擊!

    世界的變化在加快,這就是刑天最大的感受,世界變化在加快,意味著世界的局勢在失控,也意味著留給這方世界的所有生靈沒有太多的時間,不知道那些巔峰的強者心中有什么感應,有什么感受,對刑天來說,這樣的情況出現意味著危機的降臨,意味著滅世的臨近!

    見人皇!這就是刑天幻身的改變,既然皇族沒有主動來找自己,沒有拉攏自己,那自己就主動上門,主動去化解那份因果,那怕是丟點臉面也再所不惜,對于很多人來說,主動上門意味著低頭,可是刑天沒得選擇,想要在這場即將到來的滅世大劫之中保全自身,這是自己必須要面對的,也必須要面對的情況,沒有什么可以改變這一切!

    放下了對人道本質的感悟,刑天幻身再一次動身,向那皇宮而去,時間緊迫,刑天沒有太多的心思去計較那得失,也不玩那虛的,直接向皇族而去,直截了當地去見人皇,而不是通過其他人來聯系人皇,借助豐其他力量來與皇族相見!

    刑天這一動身,那些一直注意他的強者一個個神色大變,能夠被安排來監視刑天的,都不是愚蠢之徒,在看到刑天前進的方向時,這些人都明白刑天這是要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去見人皇,不玩什么手段,用是直接的方法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混蛋,刑天這該死的混蛋怎么敢這么做,怎么能夠如此自大,若是讓混蛋見到了人皇,只怕我們面對的壓力會更大,畢竟誰也不知道這個混蛋與人皇那個瘋子會有什么事情發生,我們好不容易才說動了皇族,讓他們不要去接觸刑天這個瘋子,冷落這個瘋子,可是現在這個瘋子竟然放下了身段,主動去見人皇,為什么這混蛋會有這樣的改變,難道他發現了什么不成?他們察覺到了我們的算計,又或者是有人通敵?”

    “夠了,不要無端地猜測他人,我想沒有人會愚蠢到去接受刑天這個瘋子,其實,我早就說過,我們沒有必要付出那么大的代價去拉攏皇族的那些廢物,我們應該在一開始就全力阻擊刑天這個瘋子,將他擊殺在帝都之外,可是你們偏偏不聽,現在好了最大的麻煩出現了!”

    “全力阻擊!你說得倒容易,感情不用你們出人力,你以為滅殺刑天這個瘋子付出的代價會小嗎?而且你以為那些死在刑天手上的人還少嗎?最重要的是這個瘋子身上明顯沒有我們想要的本源至寶,在沒有利益的情況之下,付出龐大的代價去阻殺刑天這個瘋子,成功了倒好說,也算是除了一個隱患,可是一但失敗,我們將承受多大的威脅,你心中難道沒數嗎?若是你真得堅持,為何你們的人沒有行動,不要把別人當傻子!”

    “說得好,我們不是那些小勢力,可以不顧一切,可以拿所有的身家性命去拼前程,我們背后有著太多太多的顧及,在沒有完全的把握之前,我們是不能輕舉妄動,這一次我們付出一些代價說動那些皇族的廢物已經很不容易了,再做太多的事情,只會把自身陷進去,我知道大家在擔心什么,只是你們覺得自己的擔心有必要嗎?”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們的擔心怎么沒有必要,難道不知道刑天這個瘋子的殺傷力有多大嗎?你不知道人皇意味著什么嗎?一但刑天成了人皇手中的刀,對我們來說有多可怕,你心中不清楚嗎,人皇可不是什么易于之輩,他的心思可不比刑天少!”

    “哼,無知,我們最大的手段不是牽扯人皇,也不是對付刑天,而是保證那暗手不被人發現,只要龍脈的情況不出意外,就算是刑天成為人皇手中的刀又如何,我們完全可以虛與委蛇,靜靜等待時機的到來,沒有必要強出頭,白白丟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怎么會是強出頭?你所謂的等待,那是在白白浪費時間,而且我們不能小看任何人,更不能小看皇族的底蘊,那些廢物的確不值得我們重視,可是皇室隱藏在暗處的那些老家伙,我們可不能有絲毫的輕視,要不然最終吃虧的只會是我們,龍脈關系著皇族的生死,我們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領,可以蒙蔽他們一時,卻蒙蔽不了一世,時間一長終究會被他們察覺,我們必須要提前做好完全準備,方才不會因為龍脈的事情暴露而束手無策!”

    當提起皇族的老家伙時,眾人為之沉默,這些在帝都的野心家,這些陰險之徒一個個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他們可以小看人皇,可以小看皇族的那些廢物,卻不敢對那些老家伙有絲毫的馬虎大意,畢竟這些老家伙都是身經百戰,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們就會警惕起來,就會查探一切,而龍脈的事情就算隱藏的再好,只要對方心生警惕也必會被察覺!

    “好了,我們現在要說的不是龍脈的事情,而是刑天,對我們來說眼下最重要的還是阻擊刑天,不能讓他與皇族有聯系,更不能讓他成為人皇手中的刀,要不然,人皇第一個揮刀斬向的就是我們中的人,而不是那些帝都之外的世家與宗門,更不是那異族!”

    “阻擊,如今我們拿什么來阻擊?這里是帝都,不是其他地方,我們稍微一動就會被人皇察覺,這個時候我們可不能輕舉妄勸,以免暴露更多的問題,在我看來就算讓刑天那瘋子成為人皇手中的刀又如何,大不了我們付出一點代價,犧牲一點利益,與長遠利益相比,現在付出一點代價算不了什么,畢竟我們不能為一點小事而斤斤計較!”

    小事,這真得是小事嗎?不,這可不是小事!只是沒有人反駁,因為大家都沒得選擇,這個時候若是有人反駁,那就要拿出解決的辦法,甚至是是自己來承擔責任,別看這些野心家,這些瘋狂的背叛者一個個聯盟在一起,可是他們之間也有爭斗,他們也不是同心同德!

    “眼下也只能如此,誰讓刑天這個瘋子挑選的時間這么厲害,讓我們無計可施,最重要的是現在我們不能冒頭,不能被人皇給盯上,要不然必會暴露出更多的問題來,這種情部輕飄飄下,我們寧可犧牲一點利益,也不能冒險,畢竟大家都有家世,我們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家人著想,也得為家族著想,若是有人因為自身問題而被人皇抓住把柄,我希望他可以自行了斷,不要連累其他人,不要害了我們大家!”

    犧牲一人,犧牲一家,保全其他人,這是所有人的共識,不過這也僅僅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畢竟事情沒有發生,大家都可以做出承諾,可一但事情降臨到他們的頭上時,會不會還有這樣的心態那就更難說了,沒有人愿意犧牲自己,更沒有人愿意為他人付出一切,那種情況一但出現,這所謂的聯盟也就成了一個笑話,必會有人忍耐不住說出他們的秘密!

    “哈哈!其實,在我看來大家都太緊張了,我們沒有必要這么著急,要知道比我們急得還大有人在,我們不出手,不意味著刑天就真得安全了,你們覺得在帝都之中其他家族,其他勢力會任由刑天這個瘋子去見人皇嗎,會讓他與人皇聯手嗎?在我看來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大可以坐山觀虎斗,等著那些人主動出擊,我們也可以借機了解更多的情況,了解刑天這個瘋子的真實力量,畢竟以往我們都只是道聽途說,沒有人真正見到過刑天出手,只要他在我們面前出手,我們就能夠看出一些問題!”

    。
2011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